人物访谈
问.请卓院长为谈谈在国画创作之余,还有什么其他兴趣爱好? 答。国画创作之余,我兴趣广泛,甚爱文学、古典诗词、书法、武术和收藏。特别喜欢旅行,每年有机会都出去跑跑,三山五岳、五湖四海……这都是让我流连忘返的地方。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见多识广,对美术创作很有帮助。亦去过日本、俄罗斯、澳大利亚、新加坡等不少国家文化交流举办画展,会后还计划多到一些尚未涉足的地方写生采风,为创作积累素材。家中更是收藏有大量来自世界及全国各地的旅游纪念品和奇石,有大量的文章及诗词在各级报刊发表,近期荣幸地加入了中华诗词学会,成为其一员。  问.在创作国画时,如何构图、下笔,如果考虑色彩、落款及印鉴的配合,请卓院长为爱好书画的年轻一辈提出宝贵意见。 答.中国画的创作有着悠久的历史,南齐的谢赫所提出的“六法”至今犹有深刻的历史和现实意义。除继承中国画的优秀传统外,如何学习、借鉴西画的经验和技法,古为今用、译为中用,推陈出新为当代画家所面临的新深题。中西画构图阮有差别,又有许多共通之处,如中国画讲“之”字型构图,西画讲“S”构图其实是殊途而同归。但中国画强调书画同源、骨法用笔则是西画所无的。色彩方面,西画讲究丰富而统一,国画则讲究墨色交融,用色不要太杂,色不碍墨。落款及印章主要看构图的需要,皆长题则长题,该穷款则应惜墨如金,印章朱文、白文及大小,粗犷与工整均应与画面达到有机的统一。 问.请卓院长谈谈您为何如此钟爱画孔雀? 答.孔雀为百鸟之冠,艳压群芳,在中国的传统习俗中则象征繁花似锦、繁荣昌盛,所以除画度之外,我特别喜欢画孔雀,而且孔雀这个题材,虽然画的人不少,但我觉得社会上流行的作品,媚俗者居多。我有决心和信心经过认真的研究和磨炼,打造我卓家雅俗共赏的孔雀。 问.在创作孔雀画的过程中,是否发生过有什么有趣的故事? 答.为画好孔雀,我走过国内外许多著名的动物园,认真地观察写生过蓝孔雀、绿孔雀、白孔雀等多种名贵品种。昔年在广州美术学院研究生班深造期间,为了考察野生孔雀的生态环境,随研究生导师林凤青教授,深入孔雀之乡——西双版纳原始森林,夜宿傣家竹楼及树上观察棚,取得了珍贵的第一手创作资料。泼水节期间,我正在景洪的孔雀湖边聚精会神地为孔雀画速写的时候,没想到疯狂参与泼水节的人群冷不防给我来了几桶倾盆的冷水,将我速人带速写本淋个“落汤鸡”,速写画不下去,我与艺友们索性也买了水盆、水桶加入跃欢的泼水节中了! 问.当您沉醉于创作的时候,国画创作带给您怎样的美妙感受? 答.画家应注意自己的人格修养,做到人品艺品的高度统一。我从小在家庭影响下就喜欢上国画艺术,几十年如一日地全新投入国画创作之中。我感到,进入国画创作,由于全神投入,一切的困难挫折、名利得失均会丢之九霄云外。经常出门赴名山写生,攀险峰、登绝壁、临深渊、涉莽经,风霜雨雪似乎很苦,但只要您热爱艺术,则虽苦犹甘!所以我的题画诗中有一句:“明知幽壑潜艰险,偏向虎山酬顽心!”   问.请谈一谈您所作的孔雀画作,曾经得过的奖项和曾被哪些名家作品集收录? 答.孔雀是我除画度之外投入较多精力专攻的题材之一,几十年来创作过各种构图的孔雀画无数,有大量的孔雀题材作品入选过国内外大型画展并获过各种奖项,有大量作品在各种画集报刊挂历发表。眼前有巨幅孔雀图作品被中南海美国加州中美文化交流中心、新加坡八色会所、神户美术所等大型专业机构所收藏。三年前,“梅花孔雀”在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办的救灾义展上曾以8万元高价拍出并入选大型作品专集,款项全部捐予汶川灾区。近期,也有“双孔雀”等多件作品在佳徳等多家拍卖行以高价拍出,至于作为政府及有关部门礼品远送全世界各地潮人会所及侨领的孔雀作品,可以说是难以统计了。

名作鉴赏
白菜
木棉鸟唱--陈
正气图
天行健

艺术动态

名家汇

清健潇洒 如意随心——佘惠文专访

时间:2011年-11月-17日



在这次采访佘惠文老师之前,早已久仰老师大名,作为揭阳最负盛名的书法界重要人物之一,佘老师可谓是德高望重、桃李满园,而骨子里潇洒随意的性情,却也能让我们在他挥洒自如的书法作品中窥见一斑,佘老擅长行草,每每挥毫可见酣畅淋漓、大气磅礴,作品神韵,呈现真正的大家手笔。
艺术书法,是中国汉字特有的一种传统艺术,是一个情境交融的水墨世界,以独特的艺术魅力,为世界艺术之林中一株奇葩,佘老师一生精研书法艺术,天赋加上汗水,成就了佘老享誉四海的艺术盛名,观佘老的书法作品,可以感受到其中蕴涵的,几十年岁月洗练出来的睿智与从容。
于书法艺术,佘老曾言道:“沉重古拙是一路,流动飞舞是一路。”书法艺术并非简简单单的写字,而是将情绪深刻寄寓于每一个汉字之中,使字也变得有情、有自己的个性,时而沉稳古拙,时而灵动活泼,在欣赏佘老作品的时候,我仿佛能与“字”交谈,了解它们的真性情!
生活可以说,是书法艺术使佘老的人生富于深度,而反过来,也是人生的阅历带给书法无穷无尽的深刻内涵,一代书法名师在日常生活中的爱好广泛,其中之一,便是打太极拳。


太极拳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另一株奇葩,与书法艺术虽属不同领域,在世界武术中大放异彩,学好太极拳,应熟知“巧劲”,就是我们常常听到的“四两拨千斤”。
佘老认为,天下的艺术都有共通之处,提到哲学高度都是共通的,像太极阴阳都是共通的,多学就会触类旁通。太极拳中的“巧劲”,在书法创作中呈现同样道理——着力、转动用的不是拙力,不能单纯用手部力量,这样写出来的字没有力度,要将全身的力气凝聚笔端,写大字时用腰肩转动,运用“巧劲”,这样才能力透纸背、游刃有余。

审美书法既是一门值得人们求索一生的高深艺术,也是人们生活中常常用得到、欣赏得到的生活艺术——写得一手好书法,能在社会竞争中增添胜算;闲暇时磨墨临摹,是修心养性的绝佳选择;在居室中挂上书法作品,为家居带来一股墨香,更显典雅脱俗。正如前文所说,书法艺术也有其“性格”,居室中悬挂书法作品也有讲究,要结合整体设计环境,做出正确选择,诸如狂草的潇洒磅礴,行书的儒雅秀丽,篆书的恢弘华美,隶书的浑厚大气……要让书法作品与家居环境融为整体,这样才能相得益彰。
君子以厚德载物,观佘老的书法作品,从中品味到源自热爱生活、潇洒从容的睿智思想,领略佘老的德艺双馨,及其书法的独特魅力,久久回味,受益匪浅

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