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道臻简介
道臻,1974年生,广东揭阳人,1997年毕业广州美术学院。现为揭阳市群众艺术馆文艺创作部主任。

最新访谈
 
 

小试丹青得美誉 雄飞彩笔有宏图

[第31期] 许小雄

来源:《都市生活家》杂志  | 人物:许小雄  | 采访:道臻  | 时间:2009-11-5
进入许小雄网站

许小雄访谈录

道臻:雄哥,每次和你聊天,心情特别轻松爽朗,可能因为我俩是老哥老弟的缘故吧!
小雄:和你们时尚的年轻人无所顾忌的沟心交流,能得到新鲜养料,心情是愉快的。


道臻:在你我相识相知的这十多年来,你的艺术,你的为人,你的处事,都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我越来越觉得交上你这位大哥是善缘及艺缘使然。
小雄:你过誉了。人的生命有限,而人的事业却永远无尽。在我刚毕业走上社会时,一本《傅雷家书》深深地感动了我,使我看见了一个真实的德艺兼备、人格卓越的艺术家。感悟到了一个著名文学艺术翻译家才智与学养的光彩,对人生的态度和对艺术的严肃与执着。这部书,成为我人生起点的教科书。这是一部最好的艺术学徒修养读物,你有空也争取好好阅读,必定有效益。


道臻:好的!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于是文人相轻现象有之,然而你却能趋于局外,且尽力做了些对文艺界有助的事,美术同道对你的评价是德艺双修,非常好。请问你的从艺为人准则是什么?
小雄:“人间正道是沧桑”,其实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不易,但是,不管怎样,首先要脚踏实地做好自己。记得电影《舞台姐妹》里的一句台词:“清清白白的做人,认认真真做戏”。其它的,就随缘了,不用随波逐流。艺术需要真诚,刻意或过分的包装,是件难受的事。古往今来,哪一个传世大师不是一步一脚印走来来的。我想,能出自己的一点微力,为社会,为他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也算是自己价值的体现,心安。


道臻:近悉雄哥获得广东省人民政府授予的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称号殊荣,真是可喜可贺!
小雄:谢谢!这只是自己所追求的有了回报,得到了社会和政府的肯定。


道臻:谢谢!你的作品涉猎面广泛,技法多样,造型准确,表现细致。请简要介绍你在创作方面的追求好吗?
小雄:其实艺术是相通的,过去训练基本功时,我喜欢尝试各种画法,吸收多种养分,培养自己掌握多样的绘画手法,使自己在表现不同的题材时,能选择不同的形式,更好的体现主题,以达到雅俗共赏的艺术境界。


道臻:是啊!雄哥的艺术天赋在少年时期就已崭露头角,那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为岭南出版社创作的年画。请谈谈当时的一些具体情况好吗?
小雄:好的!童年的不谐世事,却是幸福的时光。父亲没有绘画功底却在非常虔诚的情况下把毛泽东的头像临摹的很像,还有哥哥各式各样的剪纸,妈妈和姐姐的绣花,我的小人书,都是我艺术的最初萌芽。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参加揭阳县文化馆举办的美术学习班,得到了黄志、郑振强、陈胜、洪志圣等众多前辈老师的教诲与指导,从此与绘画结下了不解之缘。文化馆离我家很近,是我课余经常去的地方,可以说,我的少年时期是在文化馆成长的。那时的政治气氛很浓,经常有一些政治宣传展览活动,我在老师们身边也开始学习搞创作。记得有一次,为了赶任务完成一幅剪纸作品,黄志、郑振强、苏巧莲三位老师和我(帮助填色彩)忙到天亮!在眼见耳闻中我感受到了老师的品德和艺术情怀。 1976年,我创作的年画《到大课堂去》在省参加展览,当时广东人民出版社的老师到展览会选定准备出版,寄通知到县文化局邀请我到出版社参加年画学习班,把作品重画后出版发行。学习班共12个人,来自全省各地,我最小,15岁,负责学习班有梁鼎英、李惠卿、梁湘等老师。两个月的学习、创作,使我见识了很多,大开了眼界。1977年,我又应约创作了年画《江山美如画》,也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道臻:真是累累硕果,也印证了“自古英雄出少年”这句名言,虽然你的艺术之果早成,但听说哥的求学之路却并不平坦,能谈谈吗?
小雄:我曾参加了四次美术学院的高考。第一次是刚恢复高考后的1978年,我读高一,列为特殊人才,特准参加高考,于是赶紧自学高二课程,结果文化分考差二十多分;第二次是参加工作后的1981年,那时自以为刚毕业不久,文化课无问题,匆匆上阵,结果文化又考差了十多分;再一次是1984年到杭州投考当时的浙江美术学院,专业入围后,文化课考试临时通知需到浙江参加统考,感觉太麻烦了,没去考。最后一次是1985年,要考文化课时,父亲过世了,骤感到一切的无所谓有,无所谓无,心灰灰地,放弃了。回想起来,究其因由,主要是自己不努力的结果。在我第一次报考时,广州美术学院的蔡克振教授专门写了一封信给我,大意是说,看了我的报考作品和专业考试成绩都很好,鼓励我一定要读美院,不要放弃,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有愧于老师的期望了。1986年,我到广州美术学院进修了一年,系统的加强了素描和色彩的训练。1988年,在老领导林汉城局长的支持下,考上了广东社会科学大学文化管理专业学习,对文学艺术理论进行了全面的学习,同时,参加了各门类艺术实践活动,上了两年的大学,别有一番滋味


道臻:说句实话,我认为当时你错过了上美院,这是你的损失,同时也是美院的损失。
小雄:假如时光能够倒流,一切可以从头再来,很多人将会更好的把握自己,使人生更加豪迈,这也许就是命运吧!


道臻:你的长卷画作《榕水欢歌》赢得了美术界师友的广泛赞誉,请介绍其中的创作思路及应用吧!
小雄:这是一幅专为榕城区东湖公园创作的大型壁画,在老朋友吴培标、林恺、陈海生的鼓励支持下,从搜集素材,查阅历史资料,走访老一辈专家了解相关情况等等,历时三个多月完成的。在这过程中,你也提出了宝贵建议,使画面有些细节更加完善。在壁画中,我以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艺术手法,展现了榕城地域风貌和民俗风情。以散点透视方法,将揭阳古八景、榕城古建筑、榕江两岸的英姿新貌和近四百个形态各异的人物形象自然、和谐地浓缩于画面,通过舞狮、舞龙、游标旗、行彩桥、赛花灯、赛龙舟、庙会、灯谜、潮剧、绘画、象棋、潮绣、功夫茶、武术、跳水等有地方特色的人文景观的精致描写,古城水网如织的水乡景象及榕树、木棉树、金凤树、杨柳等自然景观的认真刻划,再现了揭阳这座历史名城的过去、现在,并预示着美好的未来,让人感受诗情画意的韵味和对美好幸福生活的向往和追求。作品完成后,雕塑家唐大禧先生、广州美术学院蚁美楷教授、市教育局林润生局长都对作品的进一步完善提出了意见和建议,使我得益匪浅。现在石浮雕作品已经完成立于东湖公园入门照壁,如果石浮雕的工艺制作能再忠实于原作,再精雕细刻,那么效果可能会更好。


道臻:漆画是一项传统工艺,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手法。前段时间你创作了潮汕民俗系列漆画,是缘于一种怎样的想法呢?
小雄:自参与工艺美术行业以来,我总觉得,漆画是揭阳最具特色,最有影响力的传统工艺美术。它应用于庙堂,装饰于家居,也能做为高尚特色礼品,可开发的市场广阔;它的原材料、题材、形式不受任何限制,是很阳光的传统工艺美术,可以形成一个特色文化产业。像现代的家居,挂一幅金碧辉煌的漆画,应比挂一幅国画更不同凡响,更加高雅。揭阳的金漆画与福建漆画、扬州漆刻并誉为我国三大漆画品种,怎样传承与创新,使其发展,是一个值得探索的课题。我曾设想办一个漆画工作室专门来研究。


道臻:目前你主要是任揭阳市东山阳美职业培训学校校长,请介绍筹办这所学校的初衷主要是什么?
小雄:从2008年和工艺美术师赵平、夏禄书创办第一所玉雕学校——揭阳市京都玉雕艺术培训中心到2009年与揭阳东山阳美职业培训学校联合办学,感慨许多。共同来为“玉都”做一件好事,为玉器产业的发展提供人才支撑,将学校办成教学和科研开发实践基地,形成对外进行技术交流、人才交流的平台和咨询中心,加强与上级、与社会的沟通和联系,向大专院校教育接轨,走上一条壮大发展的道路,是我们办学的初衷。


道臻:大家都知道阳美玉都是我市对外交流的一张名片,玉雕从业人员众多,产品畅销海内外,相信未来的发展与阳美职校是息息相关的。那么你是如何看待玉雕行业的发展前景的呢?
小雄:玉雕产业是融传统于现代,融文化于经济的产业,关联范围广,市场扩张能力强,竞争力也越来越强。巩固和实现玉器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文化是根,人才是关键。文化品位的提升需要积淀,人才的培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办学的投入多,见效慢,这需要方方面面的努力和配合,特别是需要政府的倡导、推动和支持。要实现“贵雅天下”,必须形成一支文化品位高、设计能力尖、加工水平精、创新意识强的强大专业队伍。


道臻:除了校务之外,你的社会活动也挺多的,但你一直都没有放下画笔,仍然坚持创作,画出了一批好作品,是什么动力促使你这样做呢?
小雄:熬夜,是多年来养成的坏习惯。但有时,我真享受夜深宁静的感觉。静谧的夜,常给你飘渺幽远的无限空间,有心情胡思乱想,寻找灵感,寻找艺术的所在,我的很多作品都是在夜间完成的。在其位,得谋其事,断断续续画了一些作品,是责任和任务使然。


道臻:对于未来的个人艺术之路,你是如何规划的呢?
小雄:九九归一,绘画仍是我的最爱。生于斯,长于斯,画图总是家乡美。我希望把家乡美丽的山水,身边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传说用画笔记录下来。


道臻:回顾过往,雄哥的收获颇丰,是否也该出版一本画册来做阶段性总结了吧?
小雄:从艺三十多年来,林林总总,寻寻觅觅,留下了一些零碎的印记,有得有失,也总想回顾一下做个小结,吸取教训,以便更好前行。我感恩所有,同时谢谢你及师友们的鼓励、关心和支持!

 
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