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道臻简介
道臻,1974年生,广东揭阳人,1997年毕业广州美术学院。现为揭阳市群众艺术馆文艺创作部主任。

最新访谈
 
 

建树凭功力 艺坛张异军

[第30期] 郭建军

来源:《都市生活家》杂志  | 人物:郭建军  | 采访:道臻  | 时间:2010年-03月-27日
进入郭建军网站

郭建军访谈录

道臻:几月前初识郭教授时,深刻地记住您高大的身材,属 典型的山东大个子;今天见您时,又被您的画作所感 动,属综合的文人画风格。
 


建军:谢谢!很高兴接受您的采访。我出生在山东,在三岁 时就随父母来到了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在那里生 活、工作了四十余年,上大学也是在青海 。后来又去 北京画院跟着王明明、史国良、石齐等老师学习了几 年,我很喜爱自己的专业,一生能与绘画结缘是幸福 的,能去祖国各地体验民族风情,能游览名山大川, 能在画案前挥洒泼墨,真是人生最痛快的事。我常被 前辈大师们的作品感动,在他们的作品前感叹,回头 再看自己的作品,还是有太多的不足,向大师们学习 ,努力赶上他们的艺术境界,这正是我每天笔耕不缀 的动力。


道臻:瞅一眼您的画,就明显地感受到笔墨中透着一般长安 画派的气息,非常之美。


建军:因为长年生活在西北,对那里的风土人情也很感兴趣 ,青海的少数民族主要有藏族、土族等,他们自然也 就成了我笔下表现的对象,在青海生活期间我经常去 草原牧场写生,高原的生活条件比较艰苦,但是藏族 人民却豪放乐观。我画了无数张少数民族人物、场景 的写生作品,他们的形象,精神常常让我感动,我努 力将他们纯朴、自然、生动的气息表现在画面上,传 达给观众。同时也在不断的提高着自己的笔墨表现能 力,好让自己的情感更自如的得到表达。那时经常背 着画夹走在宽阔的草原上,吃住在藏族人的帐房里, 给他们画速写,和他们一起说笑,真有一种返朴归真 的感觉,现在回想那种生活还是很愉快的。


道臻:真羡慕您多彩的生活经历。品读郭教授的作品,一股 浓郁的书香气息扑鼻而来,非常之妙!能谈谈您的创 作追求吗?


建军:在表现少数民族人物的同时我也很喜爱文人画,中国 文人画中变幻莫测的笔墨表现力也让我陶醉。我很喜 爱徐渭、石涛、八大山人、吴昌硕等人的作品,尤其 是徐渭,通过他的画面我还能感受到他几百年前的激 情,他作画时的形象似乎就在我的眼前,这就是笔墨 的神奇之处。要画好文人画首先要多读书,提高自己 的品位和素养,在这些方面我也在不断的努力。


道臻:我喜读《观荷》、《寻梅》、《秋声》等作品,其中 无不渗透着文人骚客的优雅风骨,高士或坐、或站、 或行均“情源于心,神赋笔端”。同时,这其中也隐 隐地看到您的影子,您说对吧!

建军:您总结得很好,我很喜爱中国的古代的文人隐士,也 很羡慕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亲近大自然,与大自然 融为一体,比如竹林七贤、陶渊明、扬州八怪、石涛 、八大山人等,他们是最懂得生活的人,他们有很高 的文化艺术素养。为我们留下了无数宝贵的文化遗产 ,成为了我们民族文化的精髓。他们中有先忧后乐的 仁人志士,也有才华横溢的艺术天才,他们是最具智 慧和才情的人群,也是我的精神寄托。

道臻:我也有同感。那您画面中常以荷、梅、山石等作背景 ,我想您也是很看重荷的高洁,梅的傲寒,山石的稳 健吧!

建军:对!在中国文人画中自古就有借物言志的传统,我的 画以人物为主,主要表现少数民族人物、中国古文人 等。一般在中国古文人画的背景上加以荷、梅、山石 等,一是因为画面本身的需要,人物的造型比较严谨 ,而荷、山石等的表现可以放松一些,这样可以与严 谨的人物形成对比。产生美的因素,另外这些景物与 古文人也很协调。古人认为:竹有气节,虚心;梅不 畏严寒,菊傲霜,荷高洁等这些也隐喻了中国古文人 的高尚品质。这是传统手法,也是我喜爱的。


道臻:郭教授对藏族有着特别深刻的理解,这份情感也在藏 族画作中流露可见。那么您对于表达藏族的主要追求 是什么呢?


建军:我虽然出生在山东,但长期生活在青藏高原,与藏族 有很多的接触,对他们也很有感情,我感到藏族是一 个神奇的民族。他们生活在圣洁的雪域,他们的纯 朴、自然,以及他们的歌声都有一种神秘的美,而这 种美中又蕴含着一种大地般的厚重感。到了高原面对 这样的人群,你会对生命产生一种全新的感悟。这是 一种神奇的美,这种美深深的吸引着我,不能自拔。 而这种美又无法用语言表达,无数的画家为之倾倒, 努力用画笔来表现也很难,青藏高原的美需要无数艺 术家用毕生的精力去表现她,我想是值得的。


道臻:我很赞同您的观点。从作品的古典仕女画可以看出您 对古典文学的爱好和研究是深厚的。您是如何将古典 文学结合到画作中的呢?


建军:画中国水墨画的人,应当具有较高的文化素养,水墨 画源自于文人画,顾名思义,文人画就是古文人从事 的一项艺术活动。文人画家首先应当是文人,古人要 求能从画中看出书卷气,品味才高,而画家的文学修 养在画中的体现是潜移默化的。人的素养高了,自然 就能反映在自己的画中。古人说:画如其人就是这个 道理。年轻时老师告诉我们要七分看书,三分画画。 平心而论,我在这点上还做的远远不够,虽然已五十 多岁了,我还是要求自己多看点书,多学习。


道臻:郭教授过谦了!水墨画重在水、墨、色的掌握,您每 件作品中透露出您对水对墨对色的娴熟掌握。请问 您是如何做到这样的呢?

建军:古人在画论中非常强调用笔的重要性。这是十分正确 的,水墨画强调一个“写”字,那怕是大片的墨色, 也要“写”上去,不能平涂,只有“写”了,墨色才 会生动,才会有变化。艺术的本质是变化、统一。在 作画时,处处要注意有变化;对比。有重墨时要想到 淡墨,有大片墨时,要想到碎墨,要懂得墨分五色的 道理。用线也是一样,有短线,就要想到用长线来统 一,有湿线就要有干线,曲线多了就要有直线,这样 画面才能活跃起来。


道臻:是啊!作画的人,常说人物画表现较难,而您的作品 却表现的得如此轻松,有韵味。能简单谈一下心得体 会吗?

建军:卢沉说:中国画有两个基本功,一个是书法,一个是 速写。书法是解决用笔问题,而速写是解决造型问题 。如果画人物画,造型非常重要,当年黄胄、周思聪 、史国良等大名家就画了很多的速写,听说他们的速 写就是用麻袋来装的,他们的造型能力已经到了出神 入化的境界,信手写来,都是非常生动。所以我常告 诉学生,在造型训练上一定要下大功夫,下苦功夫。


道臻:对!郭教授从教二十多年来,培养了大批的美术教师 人才。回想过去,您如何概括改革开放后之三十年来 的美术人在各不同时代的学习情况呢?

建军:这个问题很有意思!这也是我们教师经常聊的问题, 今天只能简单的回答您。我从八十年代开始在大学里 教美术,那时的学生非常用功,对艺术充满激情,很 多学生的理想是成为大画家,基本功也很好。我那时 的学生有些现在已经画的很好了,个别的在省里或全 国都有了一点名气。九十年代的学生由于现代绘画的 影响,思想很活跃,学习的自觉性也很好。由于各方 面原因,包括就业的压力等,现在的学生比较实际一 些,又由于网络等等的诱惑,现在的学生在用功程度 上赶不上八、九十年代的学生。但我还是能经常遇到 很有才华的学生。我会经常鼓励他们努力作出成绩, 看到自己的学生在专业上进步,有了成绩,会从内心 里产生喜悦。


道臻:在当今的市场经济形势下,老师和学生能认真在课堂 上修好专业就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对此,您应当有 更深刻的看法吧!

建军:是的,我认为,学美术的学生无论到什么时候,审美 能力和动手能力都是非常重要的,这个是基础,是不 能忽略的,坚持这两点,学生们会受益无穷。


道臻:郭教授在潮州这么些年,基本上熟悉这里的风土人情 了,对照一下,西北与南方,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建军:来潮州也有近十年了,我现在很喜爱这个地方,这里 的风土人情我也是越来越熟悉了,我现在在潮汕地区 也有了很多朋友,尤其在美术界的朋友较多。潮汕人 聪明灵秀,也有很多很有才华的画家,比如汕头的林 月光老师,揭阳的卓素铭老师,潮州的王维元、李家 润老师等都是非常有才华的艺术家,我和潮州的画家 朋友们经常在一起笔会、交流、喝茶、聊天,生活过 的很愉快。西北人的豪爽,对我的性格和画风有着不 可磨灭的影响,现在生活在潮州地区,这里优秀画家 的画风、技法及对艺术的认识在我们的交流中也会给 我新的启示。


道臻:潮汕,特别是以潮州为代表,人们的性格较为婉约, 北方就较为豪放些。这两者对您的个性都有那些影响 ?

建军:任何人都有他的多面性,在西北,那时还年轻,和朋 友们聚在一起,或在藏族人的帐房里,大块吃肉,大 碗喝酒的时候我感到很愉快;到了潮州我也很快喜欢 上了工夫茶,和潮州的朋友们喝茶聊天,享受一份清 闲,也很愉快,我感到两者并不矛盾,随着年龄的 增大,我可能会更喜欢工夫茶。


道臻:对于艺术,您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建军:回顾自己走过的道路还有很多的遗憾,以后在认真搞 好教学工作的同时,重点放在自己喜爱的水墨人物画 上,多学习,多交流,争取让自己的绘画水平再进一 步。

 

 
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