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道臻简介
道臻,1974年生,广东揭阳人,1997年毕业广州美术学院。现为揭阳市群众艺术馆文艺创作部主任。

最新访谈
 
 

展翼高山外 鸿图上笔端

[第25期] 许展鸿

来源:都市生活家  | 人物:许展鸿  | 采访:道臻  | 撰联:陈锦雄  | 时间:2009年3月5日
进入许展鸿网站

许展鸿谈录

道臻:展鸿兄,在历年来的作品展中,您的和平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画得很好!



展鸿:谢谢!其实我觉得还是不尽完美,现在仍然处在探索研究的过程中,比

     如说应该如何从用笔、用墨、用色诸方面来更好的表现其造型,动态等等。

     让人有一种美的感觉其中有很多需要去研究的东西。




 


道臻:我认为您笔下的和平鸽,用墨设色都非常洒脱,姿态表现得顾盼生情。请谈

     一谈您的画鸽心得!



展鸿:三十多年前我就开始画鸽子了,其中还画过一幅六尺纸四连屏的百鸽图。

     我曾经在伯父许奇高家中看过他画给我作范本的鸽子。那个时候还有点看不

     懂他用笔用墨的表现手法,他画鸽子和其它动物一样,一般都是采用三层次

     的用墨法:第一、先以非常准确的造型用淡墨进行表现;其次用浓墨,宿墨

     以积墨法加强物体的立体感,然后以老辣的笔法用线条准确的钩划出鸽子各

     个部位的造型。故其所作的鸽子无不形态各异,栩栩如生,他一再强调要多

     写生,通过写生去了解和表现它。正是由于他的启迪,我一面学习摸索,一面

     慢慢体会着.消化着,并且经常参考其他画家画鸽子的表现手法,在摸索消化

     的过程中寻找自已的东西。现在对画鸽子已经有了自己的看法,有时候一闭

     上眼睛总觉得有一群活蹦蹦的鸽子呈现在脑海里,我喜欢带着照像机和摄像

     机去拍摄鸽子的各种形态,从生活中去接近和了解它,我认为从画家笔下画

     出来的鸽子同样是有生命的,它充满着灵性和动感,只有这样才能让人家觉

     得它可爱,从而去欣赏它、品味它。




 


道臻:前段时间,当我从一位画友那里看到您新出版的画集时,细细地读过了一遍之后,

     才发觉您的题材涉猎面挺广的,有表现花鸟的,也有表现山水的,技法凝炼,

     笔墨酣畅淋漓。



展鸿:由南京美术学院谢海燕教授题签的《许典鸿画集》的出版是我对自己四

     十年来艺术生涯的一个小总结,几十年来我从开始学画时的素描、水彩、油

     画。临摹、写生一步一步走来,经历了人物、花鸟、山水、虫鱼,画路和题

     材应该说还是比较系统和全面的,该画集应该算是一本名片画集吧,现在我

     准备积极创作,争取以后出版一本比较全面和系统一点的画集。




 


道臻:当我打开画册首页,赫然入目的是岭南画派大师许奇高先生为您题字的作品

     《傲立》,其盛赞“展鸿佳构,继承天寿足矣”,实在难得,那件作品落款时间是

     一九七四年,可见您的作品在早期就已经是露出非同凡响的水平!



展鸿:记得一九七二年伯父许奇高探亲回来揭阳,这也是他老人家自从解放前

     旅居香港、马来西亚以及后来由徐悲鸿直接邀请到北京定居及后移居广州,

     离家三十多年之后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回家。回家期间经常在我家里画

     画,观者甚众。郑传科、白丁、胡天民、林德芝、林健、许上忠、秋岚等以

     及揭阳县委很多领导均亲自拜访及观其现场作画。期间现场作了一帧《雄鹰

     图》赠与揭阳县政府,其用笔老辣酣畅,以散笔积累法为之,整个创作过程

     对我影响非常深刻,那段期间我刚好正在临习潘天寿的鹰,随后即画了一帧

     雄鹰图托林健画长带往广州伯父家,并用篆书题上了自己所作的十六字令一

     厥“鹰、独倚苍虬寄傲情、风云急,英雄感慨生”。伯父品评之后大加夸奖并

     即时题写了“展鸿佳构、继承天寿足矣”以兹勉励,其实这也是对我的一种鼓

     励和鞭策吧,因为那时我才二十岁。




 


道臻:您知道吗!最打动我的还有封底那件作品《神仙眷属》,构图奇险,非寻常

     之作,应归属您的得意之作吧!



展鸿:一九九三年我和画友林墨源一起到南京美术学院拜访谢海燕教授,顺便

     带了一幅金鱼图习作请点评,谢教授非常认真的观看之后对我勉励地说“你的

     金鱼画得很好,切切不能放弃”。他还说,福建有一个自称中国当代渔人的画

     家也经常画金鱼,还没有你的金鱼画得好,你画的金鱼很有个性,取用复色

     画法,并大胆使用拙笔,很好!谢教授同时还在习作中题下“神仙眷属”以兹

     鼓励。我永远把教授的点评作为对自己的鞭策。




道臻:美术界有专家认为,现在从事绘画的人多如牛毛,但多数存在着复制化的学

     习模式,即学师、跟师、似师。您对此有何看法?



展鸿:学师、跟师、似师是作为一个习画者快捷和必经之路,但作为一个画家

     我认为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东西,在博收众长的基础上追求属于自己个性和

     特长的风格。古人云:善画者师物不师人,善学者师心不师道,善为师者森

     罗万象不师先辈。




 


道臻:作画学习过程从临习到能形成自己的面目、风格,并且能表达出有研究价值

     的内容及技法的确需要一个长期积累的历程。这些您可能有着更为深刻的体会吧?



展鸿:我从十多岁就开始临习书画,是三届生,文化大革命期间躲过了上山下

     乡一劫,应该说是比较幸运的,与画友林墨源君同拜丁剑阁老师为师之后,

     初学书画时简直是着了迷,几乎是每天早晨都在临习,那个时候连找一本书

     画范本临习的机会都很难。我记得第一本临习的旧字帖是从地摊上买来的,

     是书法家潘龄皋的字帖,那时简直视为珍宝,每天临摹不已,以至几十年过

     去了,我的书法人家还说有潘龄皋的影子。我觉得艺术容不得半点虚假的东

     西,更不可能速成,一点一划总关情,无论书法、美术,行家从你的作品点

     划之间就可以看出你工夫的深浅,所谓厚积薄发就是要在学习过程中博取百

     家之长,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地为自己的知识添砖加瓦,万丈高楼从地起,

     艺术没有一个坚实的基础永远盖不成殿堂。




 


道臻:说得好!我们再谈谈关于诗、书、画、印,即是从事中国画创作的必备基本功,

     而当今有些作品已经落得只剩下画法及技法了。对此您有何感想?





展鸿:书画艺术是一门大型的综合工程,对于搞创作的画家来说,诗、书、画、

     印都是从艺过程中必不可少的课程。我深深地懂得这个道理,二十岁左右我

     就学会了作诗填词的格律,偶尔还作几首诗词自娱,同时开始学习篆刻。现

     在还在使用的几枚印章都是我那个时候自己篆刻的,陈炳昭老师有一枚“我

     要小鸡初生态”的印章也是那个时期我篆刻的呢!一幅只有画面的美术作品就

     好像睡着的美少女一样,诗、书、印就好象给她注入了灵魂,使人觉得更加

     真善、可爱、怡人。诗、书、画、印都是血肉相依的,我很注重它,我的作

     品中大部分的题诗都是自己作的。




 


道臻:观展鸿兄的画作,动静相宜,能将水仙花类的静物画得动感十足,也能使鱼儿

     类动物抒写得安详自在,这些非用心去表达而无以达到。能谈谈您每一次作画之

     前的想法吗?



展鸿:好的!我觉得美术创作要源于生活,表现每一种题材要好好的观察它、读

     懂它,所谓源于自然又高于自然。把自己笔下要表现的东西都看成是有生命的、

     活着的东西,表现出来的东西才让人家看出充满着生命力,同时你的作品才

     永远的充满着生命力。




道臻:听说您除了是一名画家之外,同时也是一位企业家,那么平常您是如何安排及

     协调这两者的时间关系的呢?



展鸿:哈哈!企业家谈不上,弄一点生活来源而已。我时常都在寻找“偷得浮生

     半日闲”的机会,平时除了安排厂里正常的生产业务之外。在家里,在厂里,

     在画院都有自己可以画画的画室,一有机会就画画涂涂,现在画画的时间比

     较多了,准备自己好好的加强学习创作,自娱自乐。




 


道臻:在以后的生活当中,您对画画的定位及追求是什么?



展鸿:我正在追求一条属于自己艺术之路,因为艺术是一个画家宣涉自己情感

     和灵魂最好的平台,同时它可以让读者通过这个平台去了解和认识画家,一条

     不落俗套、有自己面目的艺术之路是我追求的目标。




 


道臻:在此,我祝愿您事业与艺术双丰收!



展鸿:谢谢!



                                                                                                                                                                                                        2009年3月5日访谈于鸿轩

 
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