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道臻简介
道臻,1974年生,广东揭阳人,1997年毕业广州美术学院。现为揭阳市群众艺术馆文艺创作部主任。

最新访谈
 
 

展示才情舒彩笔 荣膺美誉出氍毹

[第21期] 方展荣

来源:《都市生活家》杂志  | 人物:方展荣  | 采访:道臻  | 时间:2010年-03月-27日
进入方展荣网站

方展荣谈录

道臻:方老师,非常高兴能与您相约,每次见到您都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一种幽

    默、诙谐的大家风范,很亲切!



展荣:谢谢!其实幽默、诙谐是人类的智慧。因为各种工作要做好,就必

    须投入很多的时间和精力,现代人处于一种较为紧张的状态,所以

    生活中包括戏曲、绘画等艺术,需要幽默、诙谐来构成轻松、和谐、

    快乐的生活。戏剧如果老是表现正剧和悲剧,那就太累了,适当地

    融入轻松活泼、幽默、诙谐的东西,让人笑后感受到快乐,同时解

    除疲劳,获得身心的愉悦。我演戏总有这样的追求,那就是要使观

    赏者得到欢惬的精神享受。


 


道臻:普宁是您的故乡,也是一个艺术人才辈出的地方。请谈谈您是怎样在那

    里度过童年好吗?



展荣:我的家乡是普宁洪阳,那里有钧天儒乐社、德安里、百里桥、老隍

    城,各种祠堂、府第、村道、凉亭等。乡贤前有方耀、方十三、方

    方,当代有廖琪、范泽华等。城隍庙里的城隍公传说及文昌祠中林

    则徐的足迹,都给童年的我留下很多美好回忆。那时的城河非常美,

    我就是在洪阳的城河里学会游泳的。记忆中最深刻的是在方方同志

    祠堂里读小学二年级,老房子很高,石柱好大、好长,古朴厚实,

    很有潮汕特色的古建筑,可惜现在看不到了……


 


道臻:青少年时代,您是否就已经有了成为名家的梦想?



展荣:那倒没有!小时候我经常去听钧天儒乐社奏汉乐、潮乐,那时只要

    有剧团到洪阳戏院演出,我总是去戏台侧的乐器演奏队旁坐着看戏,

    困了就在大鼓下小睡片刻,虽然不能全看懂演什么,但通常都会看

    完戏再走。由于当时的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学戏当演员只是“换嘴

    食就好”,从无去梦想当名家。


 


道臻:方老师从事潮剧表演已有五十周年了!能谈谈您这段工作历程的艺术收

   获和体会吗?



展荣:母亲是我学戏的启蒙先生,小时候经常听她唱古装戏,如“风拍松

    声浓心焦,愁人辗转寂寞无聊……”等唱词我都听到耳熟能记,所

    以后来去考戏时不须再学习便能直接唱出来。记得十一岁那年,因

    无法缴交两元钱的学费就辍学了,无奈之下,母亲叫我去找在揭阳

    榕江影剧院演戏的大兄,当见到在戏台上装台的大兄时,他问我来

    干嘛?我对他说,无学费,母亲让我来找你,大兄听后说不出话,

    只是流泪。正好这时候,正顺潮剧团的团长饶恕先生看在眼里,就

    过来对我说,阿弟你来考戏吧!当即就围了许多演员,陈美城老师

    拉起大椰胡,我唱起“风拍松声浓心焦……天寒地冻……”时,饶

    团长便说:好了,叫大兄明天去洪阳给你移户口。从此,我就成了

    一名潮剧学员,来到剧团,拜名丑角陈大筐为师,学习丑、扇、腿

    功、翻跟斗。偷看老师的演戏,模仿、学习,观摹大量的剧目,内

    心只想“换嘴食”。


 


道臻:哈哈!偷师不算偷,其实是凭借个人的灵性去悟师。刚才您谈了潮剧表

   演艺术早年受到了母亲和哥哥的影响,那您母亲是否也是专业演员?



展荣:对啊!我母亲八十年前就是一名潮剧女演员,她十岁就卖身棉湖东

    桥园“老玉堂香班”,因为她声质好,擅长唱念,出台开腔即如莺

    啼一样,于是观众都叫她“青啼旦”,后来普宁、新亨一带都叫我

    母“青啼鸟”,从此这个艺名也就成了母亲的常用名了。直至一九

    九六年母亲过世时,墓碑上铭刻着黄艳叶,我不解地问大兄,才知

    道这是我母原名,也即是乳名。母亲在生只叫艺名黄青啼,死后才

    得以正名。我想,这种乡规族法好像是在文革中受冲击,落实政策

    后,才恢复名誉——何苦?


 


道臻:大家都知道您在潮剧表演方面是个怪才,而您同时又涉足绘画,请问这

   两者您是怎么发挥到极致的呢?



展荣:其实,戏曲和绘画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国画有大写意,戏曲表演也

    属大写意的,但我在刻划舞台人物的性格、形象上就如中国画的工

    笔画,丑中见美是我对艺术的终极追求。画竹不能逢节生枝,意到

    为止。生活中的人要老实,不能逢节生枝惹事是非,但塑造舞台人

    物的过程,偏偏得节外生枝,才能表现舞台人物的内心世界。


 


道臻:当一个人画出了一件好的作品时就会产生一种成就感,这种成就感是否

   能成为其执着地创作下去的理由?



展荣:我的观点是:从繁到简,这是画家的追求;少而精,则是演员的追

    求。其实一幅好画给人联想很多;看一出好戏同样也会给人联想很

    多,可以让人笑,也使人流泪,象李老三等这些舞台人物会让人留

    下不可磨灭的印象。这就是艺术的魅力,也是每个演员执着创作的

    因素。


 


道臻:方老师觉得在艺术追求中,您的作品最大的特色是什么?



展荣:绘画艺术有些强调夸张,我画的金鱼有许多夸张之处,如短短的鱼

    身、大大的泡眼,我的丑角表演有夸张的,象《柴房会》李老三的

    惊鬼、钻椅、爬梯,《闹钗》胡琏的扇子功,《十五贯》况钟访鼠

    的测字,《桃花过渡》渡伯的撑船,《张春郎削发》半空的佛珠,

    包括戏曲的脸谱等等。但国画作品中最大特色是“拙、趣”,就像

    我演的丑角,每戏一格,一戏一人。


 


道臻:请问您平常用什么标准来框定艺术作品的优劣呢?



展荣:我的标准就是:演戏要讲究“卫生”,做人要讲究“卫生”;办事

    也要讲究“卫生”,环境卫生了,给人的生活自然带来不少健康和

    快乐……三个讲究就是我一生的艺术追求。


 


道臻:艺术界的人都习惯了自由的工作生活状态,您是否也是这样的呢?



展荣:过去人称江湖演戏的人叫“艺人”,属社会下九流,自古有婊子、

    化子、戏子都属下贱人,都不可进祠堂的,这都是很不公道的。以

    前艺人“身在江湖,心不由己”,确实没有自尊的,现在是人民演

    员,不是江湖人士。潮剧艺人是综合艺术的人,既是综合不能有“自

    由主义”,一部戏必须融合编剧、导演、作曲、打鼓、拉弦、舞美、

    灯光、音响等等,故不是那么自由。我演戏一向看重配合,磨合,

    才能出默契,产生舞台效果。戏曲是一门综合性很强的艺术,有十

    年磨一戏的过程,靠的是群策群力。因此,百花齐放才是春。

 
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