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道臻简介
道臻,1974年生,广东揭阳人,1997年毕业广州美术学院。现为揭阳市群众艺术馆文艺创作部主任。

最新访谈
 
 

柳苑不时书映画 村中常见笔凝诗

[第18期] 杨如及

来源:《都市生活家》杂志  | 人物:杨如及  | 采访:道臻  | 时间:2008年5月15
进入杨如及网站

杨如及访谈录

道臻:杨老师,每次见到您,总勾起我甜蜜的回忆,那就是二十年前随您学国 画的美丽日子,至今想起如在昨天。您的形象一直没变,性格也还是那 么温和亲切。

如及:弹指间廿年了,当时国画学习班里,你是不怎起眼的“小不点”, 也是班里年纪最小的同学。没想到,廿年来你能孜孜以求又迈进美 院的门槛,今天茁壮成长为小有名气的雕塑艺术家了。

道臻:在我心里,特别难忘杨老师课堂上的一个专注敬业的细节,就是有一次 作国画技法示范,墨毛笔调色调水时误点进讲台上您喝水的杯子,发现 时已迟了,然而当您作完示范,一边喝那杯水一边笑着说:我是“水鬼”, 得喝多水……

如及:“我是水鬼”,至今半夜睡醒,还得喝些水,教课时不停喝水,当 时是误喝了洗笔的墨水闹了笑话,四年前我任教中国书画函授大学 时,在课堂仍承认我是“水鬼”。

道臻:呵呵!我知道杨老师向来擅长“诗书画”三绝,笔下的画作总是透着一 股浓浓的诗情,请谈谈您对于诗的理解以及如何融入国画创作?

如及:“诗书画”三绝,我不敢承认我所具有,这是个深潭无底的艺术。 但我追求它,接近它和去实践它。我自题画作兰竹图:平生嗜艺 追三绝,书画难穷句未工,天道似酬兰竹雅,甘居寂寞四十水的杯 子,发现时已迟了,然而当您作完示范,一边喝那杯水一边笑着说: 我是“水鬼”,得喝多水……

如及:“我是水鬼”,至今半夜睡醒,还得喝些水,教课时不停喝水,当 时是误喝了洗笔的墨水闹了笑话,四年前我任教中国书画函授大学 时,在课堂仍承认我是“水鬼”。

道臻:呵呵!我知道杨老师向来擅长“诗书画”三绝,笔下的画作总是透着一 股浓浓的诗情,请谈谈您对于诗的理解以及如何融入国画创作?

如及:“诗书画”三绝,我不敢承认我所具有,这是个深潭无底的艺术。 但我追求它,接近它和去实践它。我自题画作兰竹图:平生嗜艺追 三绝,书画难穷句未工,天道似酬兰竹雅,甘居寂寞四十发也。我 的画具海派与岭南派味,首先是我平实方面的追求,高深虚玄的大 写意画,无大学问的人是难做好的。作为平实点“艳而不俗”是我 总体把握的风格。

道臻:观《杨如及作品集》题材丰富,笔法既苍劲又细腻,可以看出您是个细 心的人,对自然生活也很敏感。请问这是怎么形成的呢?

如及:作品粗中蕴细,粗要粗犷,不要粗糙,粗是蕴大气效果,细中求韵 味,粗往往宏观,气魄总体无小里小气。细求韵,细小有时入微, 但不纤弱,像诗一样,诗有诗眼,画有画眼。

道臻:听说您到过佛山等地成功举办个展,您认为自己的艺术风格与当地的审 美情趣有那些吻合点? 如及:去年6月在佛山市石景宜艺术馆举办个人诗书画展览,该馆长及市 文联领导说从没办过个人诗书画展,这是第一次。算是成功吧!观 众反映不错,也有一定经济效益。总的来说他们当地喜欢我这个 “风格”,尤其喜欢我用墨写的兰竹及紫滕、牡丹。

道臻:您怎么看待中国画的传统与现代?

如及:中国画传统笔墨是我的主体,我太喜欢它了。传统是中国画基础, 是“根”,每个国画家都离不开它,否则是无根之本,非枯萎不可。 但改革开放后多元化社会现代意识较强,画的技法现代化趋向多了, 但我有些看不懂了,我的观点是“在传统基础上创新”,只有依靠 传统为基础去创新,否则就是舍本逐未。 道臻:杨老师年纪已届古稀有余了,几十年来的诗书画探索之后回顾艺术人生, 您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如及:我写过一首自嘲浪淘沙词“萧飒老顽童,秋月春风,涂鸦书画,句 平庸,自诩书生机未遇,老了英雄。今日喜相逢,豪饮千盅,兴来 笔墨任穷通,纵使千载后,笑我文佣。”我平生损就损在“读死书” 上,如果说有点收获,就是我甘居寂寞四十年,而苦苦追求诗书画 三者结合并有些收获和从中获得乐趣。正是有这三者的乐趣和收获, 支撑着我到今天,身体才比较健康。之光叔给我写“天道酬勤”四 个字评价,使我得到安慰也感谢他多年的培养。

道臻:自古有文人相轻之说,而当艺术界的师友每谈起杨老师时,皆道您从来 不会计较他人之长短,品德高尚且为人师表。请谈谈您的为人之道,以 益我年青道臻:听说您到过佛山等地成功举办个展,您认为自己的艺术 风格与当地的审美情趣有那些吻合点?

如及:去年6月在佛山市石景宜艺术馆举办个人诗书画展览,该馆长及市 文联领导说从没办过个人诗书画展,这是第一次。算是成功吧!观 众反映不错,也有一定经济效益。总的来说他们当地喜欢我这个 “风格”,尤其喜欢我用墨写的兰竹及紫滕、牡丹。

道臻:您怎么看待中国画的传统与现代?

如及:中国画传统笔墨是我的主体,我太喜欢它了。传统是中国画基础, 是“根”,每个国画家都离不开它,否则是无根之本,非枯萎不可。 但改革开放后多元化社会现代意识较强,画的技法现代化趋向多了, 但我有些看不懂了,我的观点是“在传统基础上创新”,只有依靠 传统为基础去创新,否则就是舍本逐未。

道臻:杨老师年纪已届古稀有余了,几十年来的诗书画探索之后回顾艺术人生, 您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如及:我写过一首自嘲浪淘沙词“萧飒老顽童,秋月春风,涂鸦书画,句 平庸,自诩书生机未遇,老了英雄。今日喜相逢,豪饮千盅,兴来 笔墨任穷通,纵使千载后,笑我文佣。”我平生损就损在“读死书” 上,如果说有点收获,就是我甘居寂寞四十年,而苦苦追求诗书画 三者结合并有些收获和从中获得乐趣。正是有这三者的乐趣和收获, 支撑着我到今天,身体才比较健康。之光叔给我写“天道酬勤”四 个字评价,使我得到安慰也感谢他多年的培养。

道臻:自古有文人相轻之说,而当艺术界的师友每谈起杨老师时,皆道您从来 不会计较他人之长短,品德高尚且为人师表。请谈谈您的为人之道,以 益我年青一辈!

如及: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与人为善这理念应该确立,但人与人之间有 贤愚相对一面,我本着虚心做人,能者为师的原则。这次去广西, 美院数大成者,教授梁耀先生很虚心,忠耿老师也很厚道,广西日 报美编主任陈以忠,学院杨太章教授都很虚心且毫无架子,还与我 交流合作画。我比较喜欢中庸之道,交往老中青,尤在青年中汲取 活泼上进之风也。所以有人叫我老顽童,这样才乐观长寿。 道臻:“书源于画,画寓于诗”,“画是无声诗,诗是有声画”,这是杨老师 作品集的序,也是您人生的写照。最后,我衷心祝愿杨老师艺术生命有 如梅花——老树著新花!

2008年5月15日访谈于怡竹斋

 
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