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图动态

本月热点

人物访谈
国内拍卖

内地秋拍从顺势到造势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时间:2014年-10月-26日

内地秋拍从顺势到造势

 
黄胄作品《高原子弟兵》黄胄作品《高原子弟兵》马克·夏卡尔的《冬夜恋人》马克·夏卡尔的《冬夜恋人》

  特约记者 方翔   

  伴随着香港第一轮秋拍落下帷幕,内地的秋季艺术品拍卖市场,也将随着佳士得(上海)、北京翰海等拍卖行的本周末举槌而拉开帷幕。

  相比以往,此次内地开始的秋拍文化宣传功课做得更足。佳士得(上海)借助马年推出关于马的艺术品专题,并新增“典雅生活艺术”与“中国当代设计”两个拍卖专场,打造艺文生活而非纯粹收藏投资;北京银座拍卖行联合孟小冬基金会、北京京剧院等在梅兰芳大剧院呈献“余音绕梁—京剧名家名剧演唱会暨‘冬皇故物’专题展览”,涉及艺术、戏曲等多个珍贵史料;北京翰海通过“孙佩苍及其收藏”追踪探讨关于孙佩苍的传奇及其中西、古今藏品文脉的延续……

  在重量级拍品上,中国嘉德力推黄胄作品《高原子弟兵》巨幅画作,描绘了近五十个人物,北京匡时推出徐悲鸿《十二生肖册》,而佳士得(上海)甚至推出包括马克·夏卡尔的《冬夜恋人》、萨尔瓦多·达利的《眼睛和嘴唇》等超现实主义大师作品。

  “追热”不如“造热”

  以往内地各家拍卖行往往会根据香港拍卖的情况,来推进市场拍品主次,而现在内地拍卖行在挖掘拍品的文化价值上也是下足了功夫,不单只是追求热点,反而试图自己制造热点。

  平心而论,虽然今年香港首轮秋拍的高价不少,但真正能够让市场感到兴奋的并不多,无论是6620万港元成交的张大千《惊才绝艳》,还是9420万港元成交的清乾隆粉青釉浮雕“苍龙教子”图罐,并没有给市场带来太多的惊喜,反倒是一些以往拍出天价的拍品却因为流拍而引发了市场的担忧,尤其像许多经典的佛像精品,时隔多年重新露面,虽然底价几乎就是当年的成交价,但依然流拍。

  在这种情况下,内地的许多拍卖行在今年秋拍中,从以往关注香港市场的热点,顺势推出自己的拍品,开始逐渐转而挖掘自己征集拍品中的潜力。在今年中国嘉德的秋拍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一件拍品非秘藏50年的黄胄作品《高原子弟兵》莫属。在这幅丈二对开的巨幅画作上,描绘了近五十个人物,不仅细致地描绘出了人物的形象,更重要的是表现出军民相拥时那一瞬的感情。自从人民美术出版社在1963年为这幅《高原子弟兵》制作成了宣传画之后,其就成为黄胄作品的重要代表作。

  佳士得(上海)新增“典雅生活艺术”与“中国当代设计”两个拍卖专场,而其重头戏“亚洲与西方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则与去年一脉相承。“亚洲当代艺术”、“亚洲二十世纪艺术”、“西方战后艺术”结合的形式依旧是此次佳士得上海常规夜场的主策略,包括马克·夏卡尔的《冬夜恋人》、超现实主义大师萨尔瓦多·达利的《眼睛和嘴唇》等作品;当代部分,西方艺术家包括达明安·赫斯特、陈飞、郝量等作品是值得重点关注的拍品。此外,将单独提出的“纸本艺术品”作为对专场拍卖的补充,年轻艺术家郝量2012-2013年创作的966厘米长卷《云记》、仇德树《裂变》系列、谷文达《遗失的王朝》系列、刘丹《太湖石》系列作品等均将纳入拍场。

  要能找到像黄胄《高原子弟兵》这样的精品力作,为自己的秋拍站台,这对于各大拍卖行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因而在各大拍卖行来说,“文献模式”无疑是目前使用最多的方法。

  所谓“文献模式”,就是拍卖行通过查询藏品的背景资料,或者使用类似的藏品组成专题的方式,来交代拍品的背景以及价值。像此次北京匡时推出的徐悲鸿《十二生肖册》,将传统题材以现实主义的笔墨表现出来,在徐悲鸿一生的作品中堪称绝响。匡时将徐悲鸿与张蒨英之间的关系,以及张蒨英之后在中国艺术史上的地位介绍得非常详细,拉开这件作品与徐悲鸿一般作品之间的差距。

  北京翰海秋拍此次推出的两个专题也着实下了功夫,分别为“孙佩苍及其收藏”和“宝聚斋专题”。前者通过历史的追踪探讨关于孙佩苍的传奇及其中西、古今藏品文脉的延续。而作为北京古玩界的百年老号,宝聚斋此次的专题拍卖将分宝聚斋中国扇画小品、宝聚斋重要藏家藏中国书画、宝聚斋中国书画、宝聚斋私人珍藏中国扇画夜场等四个专场,足见分类之细,也显示出拍卖行希望通过系统梳理来显示出藏品的价值。

  另一个有看头的专场,是北京银座举办的“冬皇故物”专场拍卖会。涉及文化、艺术、戏曲等多个方面,其中包括伴随孟小冬大半生的一批珍贵名家书画、原版录音带、首饰、家书、生活用品、老照片等,共计50余件,是研究孟小冬的重要参考资料。拍卖行联合孟小冬基金会、北京京剧院等在梅兰芳大剧院呈献“余音绕梁—京剧名家名剧演唱会暨‘冬皇故物’专题展览”。这种全方位展示拍品的做法,无疑将使得每件藏品的意义得到充分的体现,对于藏家来说,会更加关注拍品的附加值,而不仅仅是市场上的价格。

  西泠印社拍卖行则为即将于秋拍露面的两部珍贵古书——宋刻《妙法莲华经入注》和宋拓《华严经入法界品善财参问变相经》,邀请了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中国美术学院、故宫博物院、普林斯顿大学等近十位海内外专家学者进行研讨,从刊记、刻工、字体、纸张、印刷、避讳、流传著录等各方面来研判这两本古籍的真正价值。

  小门类撑起大门面

  现在,越来越多的拍卖行意识到,要吸引更多的藏家,而不是行家,不仅需要“高大上”的拍品,更需要有特色的“小门类”。北京华辰秋拍中,有一批沈金梅先生旧藏和阿英(钱杏邨)先生上款的书信作品,既有茅盾、叶圣陶、夏衍、孙犁、冯其庸等文人作家,也有程砚秋、尚小云、马连良等曲艺界名流,十分难得。

  信札手稿具有了书画与古籍所有的双重属性,即“艺术性”与“文献性”。而近代尤其是民国以来的文人政要们的手迹,由于与我们熟悉的历史息息相关,因而其所蕴含的文献史料价值越来越被受到重视,它独特的魅力也越来越受到藏家的关注。在这些名人信札手稿中,有一类比较特殊的,就是名人签名照,像此次嘉德秋拍中宋庆龄孙中山签名合影照片,系国内外首次现身,其也势必将引起关注。

  另外一个近年来受到关注的“小门类”就是金石印章。随着国家领导人出访,频频将“中国印”作为国礼赠送,使得印章的价值更加体现,像今年朵云轩秋拍中,将推出朱积诚藏名家篆刻、叶璐渊作品藏品专场等,像一方齐白石为汪亚尘篆刻的“云隐”印章,边款为“云隐君属,丁丑白石”。齐白石来沪,必下榻于汪寓“云隐楼”,齐白石对汪亚尘的人品很敬佩,因而这方印章也更具有了特殊的意义。

  从目前各大拍卖行在秋拍中推出的“小门类”来看,也并非完全地脱离于市场,其更多地可以看做是目前市场在资金缺乏情况下的一种变通方式,主要目的还是通过积累人气来调动市场气氛。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这类拍品虽然升值幅度不如书画、瓷器,但其优越的抗跌性以及蕴含的文化价值,却可以成为市场的“避风港”。

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