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图动态

本月热点

人物访谈
国内拍卖

中国古代书画迎来“亿元

来源:网络  | 作者:佚名  | 时间:2009年-12月-06日

虽然金融危机把当代艺术品市场卷入了“熊市”,但对于中国古代书画而言,“牛市”的脚步倒似乎越来越清晰有力了。以往以主打姿态现身拍卖会的当代艺术拍品在2009年秋拍中的地位已逐渐被中国古代书画所取代。疯狂的事情发生在上周一,中国嘉德以15.33亿元的总成交额结束秋拍,其中,中国书画部分的总成交额超过了11亿元。而在同一天进行的北京保利秋拍中,明代画家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拍出1.6912亿元,“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局事帖》拍出1.0864亿元,这两个惊人的数字不仅分别将全球中国绘画成交纪录、全球中国书法成交纪录收入名下,也把中国古代书画拍卖送进了“亿元时代”。这一连串的数字似乎表明,中国古代书画才是艺术品市场中最抗跌的纸黄金。

    图为北京保利秋拍现场。根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的数据显示,在2008年前半年中国书画拍品成交价格排行榜前100位中,中国古代书画作品占到了33件之多,在排行前10位的作品中也占据了7位,并且排行榜的前5件均为古代书画作品。在作品成交额上,突破千万元的作品达5 件。在今年春拍中,在成交额总排名前10位中,古代书画拍品也包揽了前6名。

    中国古代书画迎来“亿元时代”

    综观2009年的各大拍卖会,各个拍场中成交价最高的当代艺术品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古代书画作品的成交价格则成了今年艺术品拍卖的一大亮点。如保利春拍夜场上,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在经过多轮叫价后,以6171万元成交;7月份,北京匡时春拍上,明代画家八大山人的传世名作《仿倪云林山水》以8400万元的高价成交;10月中旬,在中贸圣佳举行的15周年庆典拍卖会上,乾隆时期清朝宫廷纪实绘画作品、画家徐扬的《平定西域献俘礼图》手卷以1.34亿元成交,创造了中国古代书画拍卖的世界纪录。时隔一个月后,这一纪录就被再次刷新。

    如今,中国古代书画市场的行情到底有多火,回忆一下秋拍中的真实场景便可知晓。中国嘉德2009年秋拍的最后一天里,在上午进行的“宋元明清书法墨迹专场”中,宋克的《草书杜子美壮游诗卷》在经过100轮激烈叫价后终以6832万元成交;随后,朱熹、张景修等七家(宋元时期)创作的《宋名贤题徐常侍篆书之迹》被摆上拍卖台,当120万元的起价声落后,便有数位现场及电话委托买家争相加价,后来,两位买家轮番竞价使场内陷入了长时间的拉锯战,当报价升至8000万元后,一位藏家直接叫到9000万元,在经过近一小时的竞价后,拍品才以1.008亿元成交,高出估价60余倍。最终,此次专场创造了2.48亿元的傲人成绩,单件作品平均成交价高达近300万元,成交比率为91%。无独有偶,在北京保利的秋拍现场,人们同样可以见证中国古代书画拍卖让人瞠目结舌的价格。在接近11月23日凌晨两点半左右,当人们还在为不到半小时前以1.6912亿元成交的《十八应真图卷》兴奋不已时,一件尺幅只有一平方尺的曾巩作品《局事帖》就被一位电话委托者以1.0864亿元抢走。

    虽然在秋拍到来之前,就有许多业内人士预测中国书画会沿续春拍势头继续高歌猛进,甚至早在去年年初的一次采访中,上海资深书画收藏家、鉴赏家颜明就曾预言说:“我敢肯定,今后中国艺术市场上单件价格能过亿的作品,大多将出现在中国古代书画板块。”不过,就像人们没有预料到房价涨得如此之快一样,谁也不会想到,当秋拍真正来临时,中国古代书画会表现得如此出色,轻而易举地就迎来了属于自己的“亿元时代”。

 明代画家吴彬作品《十八应真图卷》在北京保利2009年秋拍夜场中以1.6912亿元成交。该作品著录于《秘殿珠林续编》,是唯一得到乾隆御题的作品,引首为乾隆题“游艺神通”四楷书,卷中钤乾隆诸玺并行书题跋。吴彬作品传世稀少,入清内府并著录在《石渠宝笈》、《秘殿珠林续篇》中共18件,得乾隆亲题者仅此一件,正可谓“宝笈之宝”。该作品1992年在纽约曾以62万美元拍出,时隔17年后,以高出当年40倍的价格成交。

 

 

    是起步价还是虚高的泡沫?

    面对中国古代书画市场如此癫狂的涨幅,不少经验老道、见过“大世面”的业内人士也开始感叹:“简直匪夷所思,价格高得太离谱了。”人们开始咂着嘴追问:如此火爆的数字真的反映了中国古代书画市场的繁荣程度吗?如此天价究竟是虚高还是实至名归?

    对此,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艺术市场投资专家赵力在今年春拍结束时就曾表态:“中国古代书画新纪录的出现,我个人认为,可能只是一个与稀缺资源有关的偶然现象,以及目前保守心态下的一个集中体现。”

    不过,在更多人看来,古代书画就像市中心的经典楼盘,股票中的绩优蓝筹股。中国美术学院艺术史博士,现为上海书画出版社副总编辑、副编审的汤哲明就表示:“古代书画作为存世极少的艺术经典,决定了藏家收藏的前提是‘喜好’而非‘运作’。因此,我想,中国古代书画在任何时期、任何空间环境下所反映的价值和价格,都是相对真实的。”对于汤哲明的看法,颜明也表示认同:“有人说蓬皮杜艺术中心里的都是垃圾。这种观点对不对姑且不论,但可以肯定的是,绝不会有人说故宫和卢浮宫里的东西是垃圾。这不是很说明问题吗?”

    所以,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秋拍的成绩体现了古代书画作品价值的合理回归。相对于当代艺术,古代大师的艺术作品具有不可再生性和一定的历史公认度。一件元青花可以卖到几个亿,一件珐琅彩官窑可以轻松过亿元,顶级的古代书画过亿元大关也无可厚非。保利拍卖公司总经理李达也在采访中表示,中国古代艺术品市场目前已达到单件1亿元水平,鉴于中国的经济实力,这种发展十分正常。

    甚至有拍卖界的人士认为,现在的中国古代书画价格刚刚起步,因为即便是现在市场上动辄价格过亿元的元青花瓷器与宫廷珐琅彩瓷器,在古代的价值也是无法与书画珍品相提并论的。而从国际范围的拍卖行情来看,美术评论家水天中觉得,中国古代书画的整体价格其实依然不尽理想,特别是与西方油画相比。这一观念也得到了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研究员西沐等不少专家的支持。

    回顾近几年中国书画在拍卖市场的价格走势就能看出,中国古代书画的价值一直在以非常稳健的步伐前进着。2007年是中国古代书画市场整体回暖的一年,上半年,中国古代书画的成交总额达6.23亿元,下半年更是呈现出突破性的涨幅。到了2009年,则成了中国古代书画不折不扣的回归元年,香港苏富比中国书画部主管张超群就曾表示:“相比其他品类,中国古代书画是比较保守和保险的品种。在前几年的拍卖‘牛市’中,由于现当代作品一度被热炒,中国书画的热度有所回调。而在2008年拍卖市场受金融危机重创之后,中国书画又以其历史性和保值性重新成为了主流。”

    但是,面对“卖一件、少一件”的稀缺古画在拍卖市场所表现出的骄人业绩,不少人依旧担心其可能重蹈当代艺术的覆辙,出现不理智的天价炒作现象。对此,深圳关山月美术馆馆长陈湘波觉得,像中国古代书画中精品之作,从全球艺术品市场来衡量,拍出几个亿也不奇怪。他说:“接近1亿元的价格在全球拍场还属于中下,更何况是八大山人这样的中国顶级画家,在美术史上的地位不会比梵高等国外名家低。中国书画的价值还应该也一定会进一步被世界认知。”

 

 

  中国古代书画的天价困局

    既然作品的价值明摆着,为什么中国古代书画直到如今才迎来属于自己的春天?这就像一边是火焰,一边是海水;一边是古代书画所蕴含的价值被不断挖掘,一边则是其迈不过去的一道坎——假画和赝品,这一直是中国古代书画的死穴。

    有人说,中国古董收藏的最高级别就是古画,因为其难度系数高,这也是不少投资者选择炒作现当代书画的原因所在。像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等近现代画家的作品都很有可能会有一个企业家突然杀进来,以很高的价钱买走。但像八大山人等古代书画家,对真伪的判断则需要很扎实的功力。所以,对于古代书画的收藏,如果不是从事古画研究和收藏多年的人,“准专业”藏家一般都不敢轻举妄动。在拍卖会现场,经常会遇到收藏爱好者表示,只是因为喜欢才来“观战”。

    原北京燕山出版社总编辑、文化学者赵珩在采访中告诉记者:“中国古代书画的‘作假’方法很多,很难分辨,而且,很多名家名作自从诞生之日起,就经历着历朝历代的各种临摹。” 此外,还有业内人士指出:“随着有实力买家的崛起和收藏理念的改变,内地购买古代书画的群体正逐渐壮大。”这成了吸引海外艺术品回流的重要原因,但同时也促成了目前市场上打着“回流”旗号的拍卖众多,其中不乏大量鱼龙混杂的赝品。

    对于影响中国古代书画创造天价的困局,西沐在采访中做了很好的总结性分析:“一方面是老画家已经过世,不可能像现在的艺术家可利用传媒或其他认知途径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或进行相应的市场运作。二是很多投资者并不是中国美术史的研究专家,无法从大量文献和历史资料中发现问题,所以研究、发现的过程很重要。三是判断当代画家作品的真伪比较容易,鉴别故去画家作品的真伪则较难,鉴赏体系的缺失也加剧了这一情况的形成。”  

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