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第36期] 卓素铭
[第35期] 谢少光
[第34期] 李冰
[第33期] 刑树安
[第32期] 方皓
[第31期] 许小雄

名家列表

艺术动态

名作鉴赏
白菜
木棉鸟唱--陈
正气图
天行健

艺苑笔谈

文学的思维方式与意蕴——陈章旭和他的绘画作品

来源:揭阳书画网  | 时间:2014年-10月-26日
文学的思维方式与意蕴
——陈章旭和他的绘画作品
少青
二十多年前,陈章旭就以文章知名。1989年建国四十周年,汕头地区举行文学评奖,陈章旭的一个中篇获得了小说创作一等奖。《羊城晚报》、《花地》、《作品》等名刊名报发表过他的作品。陈章旭加入广东省作家协会时,是汕头地区最年青的会员。王杏元、陈国凯、杨干华等著名作家都赏识他的文学才华。近些年来,陈章旭从文学的地平线上淡出了读者的视野,令人惊喜的是,在书画艺术的原野,我们却发现了他辛勤耕耘的身影。在多次参加省级书画展并频频获奖之后,陈章旭已经凭藉他的实力,成为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和广东省书法家协会的会员。与此同时,他还以出手不俗的格律诗写作,被吸收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陈章旭身上兼备了三项省级协会会员和一项国家级学会会员的资格,这当然不必认为是什么奇迹,但至少,它们着实表明了陈章旭具有多方面的艺术才能及其所达到的水准。
陈章旭的天赋和悟性固然无可置疑,他的勤奋的付出却也不能忽视。作为公务员,陈章旭平时公务缠身,一般只有夜晚和节假日才能自由支配,这使他十分珍惜业余的时间。节假日闭门潜心书画艺术的操练,夜晚忘情于笔墨色彩间,成了他的家常便饭。只有经过磨砺的剑才是锋利的,苦寒催出的花朵才更香艳,在艺术的道路上,质量的提升和数量的叠合,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行进方式,所以当别的一些人还在趑趄不前时,陈章旭已经大步伐地跨进了省级协会的大门,就不是偶然的。陈章旭可贵的是,在不少人害怕走不好而有意绕开的艺术路段上,他并不回避,而是主动迎上去,以充分的自信踽踽独行。如书法,写小楷普遍被视为畏途,陈章旭却认为它是书法艺术登堂入室的重要途径之一,因而从每个字的一点一划开始,认真研究,孜孜不倦地向前人学习,直至掌握了小楷的要眇并写出了自己的特点。绘画方面,工笔画谨严的造型要求,高难度的设色晕染,画坛上的人历来也多浅尝辄止,或望而却步,陈章旭却持理性的看待,认为不能藏拙亦不能取巧的工笔画,不光自身具有独特的审美内涵,同时它将有助于向写意画转换和拓展。因此他不惜全身心投入,竭精殚虑,废寝忘餐,进行艰难的探索,一发而不可收。不少时候,石火电光般的颖悟很帮了陈章旭的忙,使他在苦苦不得破解的难题面前,豁然开朗,无师自通。陈章旭终于用一幅幅千辛万苦创制出来的巨幅工笔花鸟画,在省级美展上多次抢占滩头,为自己的艺术追求抹上了一道道虹彩。
逼真的表现,自古以来就是工笔花鸟画的重要特征。据说唐初边鸾画五色葵花,“花心凸出,数蜂抱花心不去”(周密《云烟过眼录》)。这种不无夸张的文字,与常见诸古人画评画论的“如生宛有生意悉取生态等等的形容,强调的都是工笔花鸟画达到的写实高度。而在我看来,若不嫌老套,借用这样的一些话语来表达我们对陈章旭的工笔花鸟画所画荔枝、百合、牡丹花等的视角感受,似亦未尝不可。问题在于,这并不就是陈章旭的工笔花鸟画的全部,正如十九世纪德国美学家柯亨所说:艺术作品的自足性却并不是自然,而是有人在其中进行讲述,在向他人披露心曲。(《艺术作品的辩证法》)所以,这使我特别看重陈章旭的工笔花鸟画那超越自身的东西,即柯亨所说的意蕴”。陈章旭的工笔花鸟画,从画面的构思、构图到各种物象的具体描绘,其意蕴的产生无疑得益于他的文学修养,是渗融着他的文学积淀和训练有素的文学思维方式的。
《春到寻常百姓家》是陈章旭较早创作的工笔花鸟画之一。画面的主体是插满在青花瓷圆形腹花瓶上盛开了的红黄紫白的牡丹花,绿叶葳蕤,还有一二待放的花苞掩映其间。牡丹花和花瓶置于漆桌之上、洞窗之前。周边为透空回纹木棂的洞窗外面,芭蕉叶影婆娑。留在漆桌上花瓶之旁的新手机和茶盖盅,似乎在告诉观者,它们的主人刚刚在此啜茗赏春,并与远方的亲友通了一番愉快的电话,他离开片刻就回来的。洞窗的右墙,挂着用小楷抄录在红底色上的毛泽东七律《长征》和词《沁园春·雪》。整个画面的精描细绘,疏密安排,色彩照应,有着整体性的协调与和谐,营造了一种欣欣向荣的环境氛围。这一切与文学的善于在繁复中展开,调动象征、隐喻和暗示等多种艺术手段,以形成意蕴,恰好有其相似性。秾艳盛开的牡丹花是改革开放的象征,毛泽东诗词隐喻了国家曾经走过的曲折和如今骄然于世的巨大成就,新手机和茶盖盅暗示的是新时代给人们带来了惬意和有幸福感的生活……可视的画面就这样以寓言的形式承载了丰富的内涵,如同一串绚丽多彩的音符从观者的眼前无声飘起,而回环缭绕在观者审美的心间。
除了纯工笔的花鸟画外,不遗余力于探索和求变,不喜欢在一条路上不拐弯的陈章旭,后来还创作了《闲庭寂寂守清香》这样工写结合的作品,而且意笔也用重彩,极富视角冲击力。此画意笔部分是右下角的小花盆和长青的仙人掌,以及作为画面主体在青花瓷大花缸上长出来的多重向背偃仰的绿荷叶,竞相绽放的红色莲花则仍是工笔画成。腹部满是山水图案的青花瓷大花缸,其左侧后面是黄竹几、黄竹椅和葵扇,还有一本蓝面线装书和一套白瓷功夫茶具就在黄竹几上。背景是两廊柱挂落间一排整齐的有着回纹木棂格心窗的门扇。门扇之上高悬着“诗礼传家”的篆字横匾。整个画面古色古香而又生气盎然,使人很容易联想到它们就是源远流长的文化传统的隐喻和象征。恬美融和的环境氛围则透露出了文化传统的特质。我们知道,在画面之外却存在着一个现代科技侵占了的世界,物欲横流、本真沦丧、精神空虚是不争的事实。陷于焦虑之中的人如何才能自我拯救,也许最需要做的是守望住文化传统的“清香。画中意味着人是在场的。高悬的诗礼传家的横匾、亭亭玉立的红莲花、蓝面的线装书、长青的仙人掌,它们共同暗示的是源远流长的文化传统是不可割裂也不会消亡的,必将世代传承,香远益清”。此画与《春到寻常百姓家》表现手法稍异,艺术视角截然不同,但却同样以寓言的形式,表达了另一种独特的发现和思考,深层的意蕴在涌动。
陈章旭的绘画作品,文学的思维方式常常为他提供了构思的深度,而苦心经营的形式感和装饰风格,又多流溢着丰盈的诗意,这样的创作模式很大程度上体现了美学的原创性的激情,令人印象深刻。
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  
相关文章:
2014年-10月-26日
求 实 问 虚
2012年-09月-05日
读陶新洲的梅
2012年-08月-24日
重涂轻抹皆丹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