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第36期] 卓素铭
[第35期] 谢少光
[第34期] 李冰
[第33期] 刑树安
[第32期] 方皓
[第31期] 许小雄

名家列表

艺术动态

名作鉴赏
白菜
木棉鸟唱--陈
正气图
天行健

艺苑笔谈

诗融水墨 意出尘外——陈章旭水墨花鸟画印象

来源:揭阳书画网  | 时间:2014年-10月-26日
诗融水墨   意出尘外
——陈章旭水墨花鸟画印象
郑沛佳
 
    我与章旭兄相识已二十多年,早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挚友。他总是踏踏实实作画、练字,从不夸夸其谈,即使与朋友闲聊也是不紧不慢,温文尔雅,但在他幽默、风趣且机智的言语之中却常常透出对生活、对艺术领悟的丰富内涵。日前,他拿出一大叠新创作的水墨花鸟画示我,让我为之一振,赞叹不已。这批作品,无论在笔墨、构图或意境、神韵等方面,都可以看到他吸收消化传统精华及开拓创作领域的良苦用心,而让我最为欣赏的,则是画面所传达出来的诗化意境。
意境理论最先出现于文学创作与批评。三国两晋南北朝时代文学创作中有“意象”说和“境界”说,唐代诗人王昌龄和皎然提出了“取境”、“缘境”的理论,刘禹锡和文艺理论家司空图又进一步提出了“象外之象” 、“景外之景”的创作见解。意境概念运用到绘画上之后,画家们开始注重实境的描绘,并提出了“澄怀味象” 、“得意忘象”的理论和艺术创作旨在“畅神”、“怡情”的思想。可以看出,绘画作品所强调的意境,既不是客观物象的简单描摹,也不是主观意念的随意拼合,而是主、客观世界的统一,是画家精神理想、主观情感与自然物象所取得的高度和谐的体现。
我们看到,陈章旭的水墨花鸟世界所呈现的意境是超然出世的。他以一个诗人的眼光,发现并捕捉着自然与生活中的优美境象,还原了人本心灵那淳朴的空间。他吸收五代、宋、元花鸟画全景式构图的优势,借鉴南宋山水“半边”、“一角”式构图的元素,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构图样式。他把传统花鸟画那种让禽鸟、花卉、枝叶和背景描绘相互拆散隔断的观察方法回复到一种幻觉真实的境地,固定了画面的视点,再现了种种特定视角下的自然生态环境,具有特写镜头那种切割画面的形式特征及环境渲染上的写实特征。虽然那些山石树木、花瓣翎片比传统写意花鸟画更具再现的因素,但它们所整合的境界却很少有现实性意味,而是呈现出迷离、悠渺、悟静和神秘的超现实境界。如《回眸》、《闲花落地听无声》、《秋叶为谁倾夕阳》、《白云回望合》、《云山深处昼闲度》等等,无不是心灵意象的细腻表达,无不是诗画合一的佳作妙品。
    或许是受庄子“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 这种“物我齐一” 思想的影响,陈章旭的水墨花鸟画,凸显出花鸟画传承中的文化精神与变法悟道的人文取向。读其近作,我们能强烈感受到《雅和一曲报阳春》中纯洁、超世的理想,《淡泊江山可澄怀》中空旷、淡泊的脱俗,《悠悠》中高逸、深刻的人生意味。画家不仅摄取自然物象的形色神态,而且力求突破形象的有限,通过精神层面的酝酿深化,进一步把对自然属性的描绘与个人的情感、理想、气质结合起来,使精神上的相互交汇形成艺术上的“意象”,使描绘出的形象体现出“象”以外的人格品质与精神色彩,创造出“超于象外”的迷人意境。
    为更好地构建一种静谧清旷、醇厚质朴的诗意世界,陈章旭采用了纯水墨的表现手法,通过线条的疾徐轻重及墨色的浓淡焦湿来塑造形象,突出画面的干净与传神。如《春近》一画,用凝练的线条勾勒的粗实梅干突显眼前,颇有气势;用细线刻画的小鸟灵动可爱,给整个场景增添了无限生机;而用淡墨挥洒的山石,又使画面产生了空灵的纵深感。总之,他善于把曲折有致、刚柔并济的线条与富有微妙变化的墨色块面做有机的结合,用点、线、面,黑、白、灰的各种构成,产生各具特色的视觉效果,精心营造一幅幅令人凝神遐思的作品。
    中国花鸟画发展至今面临着很多困惑,每个有责任感的画家都在不断探索着,章旭兄也知难而上。他通读画史,整理思路,驰骋在水墨天地里,努力在众峰耸立中寻找自我发展的缝隙,终于开垦出一片属于自己的绿洲。我们有理由相信,凭借他守住寂寞、孜孜以求的精神,来日必定会取得更大的成功。
 
                                                                                                                                               二O一四年九月二十六日 
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  
相关文章:
2014年-10月-26日
说说陈章旭的牡丹画
2014年-10月-26日
求 实 问 虚
2012年-09月-05日
读陶新洲的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