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第36期] 卓素铭
[第35期] 谢少光
[第34期] 李冰
[第33期] 刑树安
[第32期] 方皓
[第31期] 许小雄

名家列表

艺术动态

名作鉴赏
白菜
木棉鸟唱--陈
正气图
天行健

艺苑笔谈

魏为禧先生的文人画追求

时间:2012年-10月-31日
 

魏为禧 作
 
 
魏为禧 作
 
 
魏为禧 作
 
  一方水土灵秀无穷。揭阳的书画人才,活跃在本土者甚众,是非常热闹的景象。揭籍而寓居外地的丹青高手,为数也不少,值得家乡关注。我市魏为禧(笔名魏为、为希)先生,就是改革开放之初到深圳谋求发展,并取得一定艺术成就的书画家。近年来,魏为禧先生的收获是:2011年以百枚寿字篆刻作品参加台湾全球华人艺术创作大赛,获篆刻类第一名;2012年,以一大横幅梅花图参加该大赛,又获水墨类第一名。而在深圳,魏为禧先生的写意梅花,不论水墨还是设色,早已颇负盛名,深圳电视台曾对他进行过采访和专题报道。重要的是,魏为禧先生除善画花卉外,也善翎羽和山水,兼能诗书。因此,据此特质,如果我们把魏为禧先生定位为集诗书画印于一身的当代文人画家,恐未为过。
 
  这里,不能忽视的是,魏为禧先生是从揭阳这个书画之乡走向外面世界的书画家,以揭阳书画艺术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有着海派艺术巨大投影的事实,魏为禧先生不可能不受熏染,并打上其流风余韵的印记,而这当然也是正宗文人画的脉传。必须注意到的是,海派艺术并不是单一的面目,虽然本于“金石气”,吴昌硕举其大纛是一味的朴茂豪雄,其弟子王个簃等却已变而为清遒秀润,不完全雷同了。故从魏为禧先生整体性的艺术特点看,其崇尚的主要是后者的书卷气息。并且这大约是契合其自身的性情和素养的。
 
  魏为禧先生富于才情。青年时代醉心于西方文学,以及水彩和油画。上个世纪60年代初,曾在《羊城晚报》等报刊发表自由体诗歌,并与文学发烧友办过油印诗刊,还学习了中医,能看病和开药方。这样一些中国画的画外功夫,不一定与具体的笔墨运用有着太直接的关系,但它们在画面背后形成的支撑,尤其是对于建构作品内在的真正的文人画品质,可能存在着某些隐性的影响,却未必可以完全排除。
 
  或许应当承认,就表现题材而言,文人画经过了漫长的发展历程,至吴昌硕、齐白石登顶之后,其超稳定性的围栏,已经让人很难再捣腾出什么新的玩意来。魏为禧先生显然也未能对传统预设的边界有多大的逾越。但问题的关键在于,笔墨精神却可以是新的,作品的内涵也可以赋予新的充盈性。而这种新,也就是艺术审美意义上的新的生命形态。
 
  具体来看,魏为禧先生笔下常常挥写的,也是各种经由历代文人画家反复描绘过的花卉题材,这些丛芳嘉卉尽管司空见惯,却因魏为禧先生借以表现它们的笔墨,是洗涤了现代都市的尘嚣和浮躁,因而隐含着温润怡静的心态,情致迥出。所以,即使从其把在季节里熟透了的枇杷与觅食的鸡雏安排在一起,或让一枝风竹与数箭芳兰互相映发等等寻常的画面中,我们都能感受到这种脱去俗韵的气息。甚至其以李白诗意洒写的山水画,崖瀑千寻飞泻而下,惊心动魄,而右下方的危岩亭树却是沉静安稳的一角,这种对比性的统一意趣,也未尝不是某种精神性的泄露。此外,还有一点也值得指出,魏为禧先生在画面上的题诗题句,有时候并不遵循常见的规则,只让毛笔字的题写自觉地在画面边角上居于客体的位置,而是相反,特意让毛颖飞舞的行草书体的字个尽可能趋大,由此而以秀润洒落的书法特色,毫无顾忌地占据画面的“半壁江山”。这种赫然出落,几欲喧宾夺主、僭越画面主体的浩浩字阵,使毛笔字的题写不再是无足轻重的视觉补充,而是在其得到明显突出的同时,增加了画面的意趣,使画面在形式上呈现出新的和谐与统一,并获致新的独异性。因此可以说,魏为禧先生的这种题写方式,不仅体现了审美上的胆略,也丰富了文人画的艺术效果。
 
  需要再提到的是,魏为禧先生的篆刻功力也颇不俗。以其百枚寿字作品为例。相同的单个字要在石上运刀如笔,冲切出一百枚韵致有别的印章来,殊非易事。但作者通过采用古文、小篆、缪篆等不同的字体为印文,囊括了方、圆、扁等各种各样的印形,并在章法和朱白上谋求变化,遂使这一百枚寿字印章充满了随机应变的灵动性,意匠独出,足堪赏玩。至于魏为禧先生其他印章在画面上的应用,往往与画面都是有机的结合,是局部与整体的高度和谐与统一,则是不言而喻的。
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