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第36期] 卓素铭
[第35期] 谢少光
[第34期] 李冰
[第33期] 刑树安
[第32期] 方皓
[第31期] 许小雄

名家列表

艺术动态

名作鉴赏
白菜
木棉鸟唱--陈
正气图
天行健

艺苑笔谈

重涂轻抹皆丹青

时间:2012年-08月-24日
 余凤生简介
 
 
白丁先生
 
  余凤生(1922~1994),名余世昌,字凤生,号白丁,以号行,别署问石轩。揭阳榕城人。幼年酷好金石书画,时临摹明清及近代名家画作。私淑同邑林天均画风。山水浓墨重彩;人物线条古朴干脆,逸笔草草而神采奕奕;花鸟则形神具备,甚有动感。是潮汕继林天均之后最有个性的画家。擅篆刻,自谓“余自幼喜习书画篆刻,向无师门,故无门派之见,以为画道各门派之长均可兼收并蓄,融会贯通。以为画风的成熟取决于对传统六法的解悟程度。以为求艺之道惟勤学而时习之而已”。所作刀法古拙,不拘一格,颇得天趣,时人誉为“岭东金石名师”。有钤印本《问石轩印存》《且集》等,以《陋室铭》《岳飞满江红词》《归来去辞》长幅巨制印谱为代表作。
 
  白丁先生可谓是岭东画坛的怪杰,如当年的扬州八怪一般,以独特而鲜明的画风行走于岭东画坛。
 
  白丁先生精于篆刻,中国画则人物、山水、花鸟皆能,而且作品很多。其人物大致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宗教神话人物,一类是生活中的民众,后一类画得更为生动。笑佛、寿翁、钟馗、济公甚至于钓蟾蜍的刘海,在我国民间绘画中都有一定的模式,白丁先生在画这些人物时,采用的手法是把这些神话人物生活化,所以给人以和蔼可亲的感觉,因而也受到广大民众和收藏爱好者的喜爱。但从美术学的角度来看,白丁先生的人物画价值应该是在画民间风俗习惯以及人间百态这一方面的作品中。我曾经看到过白丁先生的二幅民间风情画,一幅“理发”,一幅“挖耳朵”,都画得造型生动、笔墨潇洒。“理发”中飘落的头发十分轻盈,富有质感和量感。“挖耳朵”中的人物,呈现专心而又舒服的表情,看后使人发出会心的微笑。尽管白丁先生没有受过美术院校的专门训练,但其人物画一般都是造型准确,形态生动,寥寥数笔,就把人物的身份交代清楚,而且动作形态也刻画入微,恰到好处。
 
  白丁先生的山水画以大写意为主,而且常常配上一些小小的点缀性人物。他画山水,不拘于画的是哪里的山,哪里的水,而更多的是表现一些心中对山水的理解,或者是用山水寄托自己的某些情趣以及古诗词的一些意境。他采用花鸟画的技法来画山水,用笔急促粗犷,不事雕琢,也无拘泥于传统山水画的皴法,设色也富笔意,个人面目鲜明。
 
  白丁先生的花鸟画保留海派绘画语言最为明显,注重笔墨的苍润,注重线条的书写性,注重色彩的丰富等等。他的花鸟画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就是线条的不确定性,所以有时像画速写一般,但由于他的线条灵动多变,所以反而增加了画面的绘画性。他画鸡画得很好,不但造型准确,而且都很生动,姿态也很丰富。
 
  白丁先生因为高度近视,所以在画画时总有些东西画得不很明确,但正是如此,反而达到意到笔不到的效果。他深谙“以白计黑”的道理,画面构图和笔墨处理都十分到位。
 
  白丁先生作画秉承中国传统文人作画时的心态和精神,以自娱和宣泄情感为心里依托,依靠自己对中国画笔墨的悟性和与生俱来的构图能力,尽情地抒写自己的情绪,用绘画的形式表达自己对自然和世间万物的看法。所以,白丁先生的绘画形态和作品形成都是极其个性化的。与此同时,由于绘画时的心理因素,造成白丁先生无法在每次作画时都保持严谨的创作态度,所以在存世的数量众多的白丁先生画作中呈现出良莠不齐十分明显的现象。正因为这一些原因,使后来学习白丁先生的人都无法达到神似,因为他们不是白丁先生,也不懂白丁先生的情感,同时又不具备白丁先生对中国画笔墨的悟性和与生俱来的构图能力,所以都是得其画法之躯壳,而不能得其画法这神韵。
 
  白丁先生在以海派为主要绘画语言的岭东画坛,凭借自己的天分,形成自己鲜明的艺术风格,堪称岭东画坛的一位怪杰。


锦鸡图


人物


鱼乐


山水
 
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