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第36期] 卓素铭
[第35期] 谢少光
[第34期] 李冰
[第33期] 刑树安
[第32期] 方皓
[第31期] 许小雄

名家列表

艺术动态

名作鉴赏
白菜
木棉鸟唱--陈
正气图
天行健

艺苑笔谈

词以状物 书以言情

时间:2012年-08月-21日
 ——洪琦炉书黄赞发《望海潮·星河馆赋》赏析
 

望海潮·星河馆赋 洪琦炉 书 黄赞发 作
 
  自然界有一种“反哺”现象,在人类身上得到了更为丰富的演绎。感性方面是动物的一种天性。如果把这种感性行为提升到理性层面,回报社会、奖掖后起,那么就是承载着“大爱无疆”的伟大情怀了。由吴南生、林兴胜二位前辈创办,旨在奖励品学兼优青少年学子的“潮汕星河奖”便承载着理性反哺的涵义。殊为可喜者,潮汕星河奖不断壮大,已经拥有一幢汕头地标式的办公楼宇——潮汕星河馆,和一批继承吴、林二公事业的后继者,洪琦炉、黄赞发二位便是代表。
 
  近日,因事拜访洪琦炉先生于潮汕星河馆,无意中读到洪先生所书黄赞发先生的《望海潮·星河馆赋》横幅书法作品,不禁为之惊喜。这件作品是潮汕星河奖二位参与者,以诗书的形式歌咏凝聚着他们心灵血汗和反哺情怀的星河馆和星河事业。这对于潮汕地区地方文学艺术史来说,都颇有意义,因而应特予鼓吹。
 
  黄赞发先生的这首《望海潮·星河馆赋》全文如下:
 
  晶莹透体,晶华洒地,浑然浣月琼瑶。何处蜃都,何方阆苑?嫦娥羡忖连宵。待晓更妖娆。信擎天一柱,俨雅银雕。小圃清阶,游人翘首叹多娇。
 
  星河十载扬镳,仰二公品操,和应如潮。几度沧桑,几分苦涩,敢栽玉宇风标。赢取傲云霄。共明窗远眺,烟海双桥。最是馆中春色,茁茁长新苗。
 
  品读这阕《望海潮》,首先感受到的是黄赞发先生诗词一贯保持的清雅浑涵之中的磅礴大气。此词上阕写景状物,下阕述事抒情,将星河事业从不同层面阐述,层层递进,章法自具,用词文雅秀逸,却掩不住词人心中豪情澎湃。词人甫一着笔,就直切夜景中的星河馆。这是一个非常高明的切入点,因为星河馆建筑的一大成功的特色就是嵌入式的灯光效果,使其在夜色之中,格外醒目。完成夜景的描述之后,词人故设一问,这座连嫦娥都羡叹的蜃都、阆苑是什么?但是词人不急于回答,继续状物写景,使全词顿显跌宕多姿,诚如黄了翁所言“一问极有情,妙在含蓄”。继而才写晴光下的星河馆,擎天一柱、小园清阶等,均极为准确地抒写星河馆形态。下阕转写潮汕星河奖事业,“十载扬镳”、“二公(按:指吴南生、林兴胜)品操”、“和应如潮”真实地再现潮汕星河奖的缘起,当然“十载扬镳”中的“十载”属于泛指,没有具实性。接着笔调转向星河奖和星河馆建设的经历。“几度沧桑,几分苦涩”是众多具体事件提炼出来的符号性的语言,是为了让读者感受到事业的挫折与艰辛;然而事业却在前进,“赢取傲云霄”,把星河事业的豪迈表现无遗。本来至此,全词就神完气足了,但是词人却预留下空间,随之把视野重新转回星河馆,“明窗远眺,烟海双桥”,从城市的建设成就反衬星河事业繁荣,而收结以“馆中春色,茁茁新苗”,回归到星河事业的原始动力和致远本质。白居易有“文章合为时而著 ,诗歌合为事而作”之谓,纵观词人此词便是合时合事之作,而有真情实感,且词笔多姿,允是佳构。
 
  洪琦炉先生曾多次跟笔者提起黄先生此词,并誉为神来之笔。笔者臆测,他折服黄先生此词的原因,大约是因为词中所写的是他们之间的共同事业,所以格外能引起共鸣。有了这样的感情基础,挥毫作书,便会有情思的注入,笔致也就跃然生趣而堪可品味了。这在洪先生的这件书法作品中得到了印证,把玩之下,便觉得书达词意,在行云流水之间有了静穆之气、有了起伏之致、有了激越之情。洪先生素以行草见长,而长期从政的经历和丰富的阅历与涵养,使之形成理性的处世之道。所谓“书如其人”,其书法作品,流畅而不失干练,秀逸而洋溢着苍迈,多种艺术意味汇合,况且又有文学、国画方面的素养,使其书法形成俨雅秀朗、清峻高逸的艺术风格。这件《望海潮·星河馆赋》延续书家一贯的书写风格,又在书写时有情于前,和对参与星河事业的经历与敬畏之情,故而用笔更显严谨,写字赋形更为准确,行笔挥洒更是苍劲。至于具体的表现手法,在这件作品中,书家刻意把一些重要字眼进行夸张,如“华”、“何”、“圃”、“娇”、“和”、“沧”、“风”、“远”、“中”、“苗”等;又相应地把一些字放小,如“瑶”、“信”、“小”、“多”、“分”、“取”、“明”等。这样处理既使整件作品有了跌宕起伏之势和虚实相生的艺术意境,又和应了词意的发展,达到书达词意的目的。同时,对于相同的字眼,如两个“晶”字、两个“何”字、两个“几”字,无论是造型,还是分布上都做了相应的变化,避免雷同,使整幅作品更显绚丽多姿。其实,这样的艺术处理,需要书家对整件作品胸有成竹,且统筹避让。当代草圣林散之先生谓:“草书取势,势不仅靠结体,也靠行行字字间的关系。”这正道出洪琦炉先生这件书作的成功之处。
 
  陆维钊先生谓:“书法由文字由来,文字由生活需要:表情、达意、立论、叙事。”因此,书法表达必须选择得当的文字内容,才能相得益彰。洪琦炉先生这一成功书作,再次昭示这一道理,也为日渐浮躁的艺坛提供了审戒性的参考。
 
 
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