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第36期] 卓素铭
[第35期] 谢少光
[第34期] 李冰
[第33期] 刑树安
[第32期] 方皓
[第31期] 许小雄

名家列表

艺术动态

名作鉴赏
白菜
木棉鸟唱--陈
正气图
天行健

艺苑笔谈

写得萧闲境 放我扁舟情

时间:2012年-01月-15日

——读《看云轩藏淑彦书画》
 

--------------------------------------------------------------------------------

□林伟光

       历来文人,书既读得多且好时,心中就有一份悠闲,一种用心,忽然间兴动,就试着用毛笔,在宣纸上写些闲情缱绻,有所寄托,或字或画,已满纸儿的烟云了。他既没经过正规培训,字画能够这么的好?人们由狐疑,进而换狐疑的目光为由衷的叹服。或许其中有不可理喻的东西,或者姑且这么说吧,叫艺术天赋。
       既云天赋,当然得授于天,于人力究竟无能为力。有的人,你说他不刻苦,他却是从小儿专业训练,练得烂熟,也可写写画画,却谨慎不敢越乎雷池,书法及画,你说他好不好呢?难说。可应该怎么说才好?好像中规中矩,模山范水,但我们看到的却都是他人的,就是没有一点是他自家的创造。我们不喜欢,因为满眼儿的匠气。但是,另外的人,他不专门去学字,也不专门学画,他是另外行当的翘楚,比如贾平凹,还有这位孙淑彦先生,却有艺术天赋,能触类旁通,偶尔间于宣纸上经营,即出手不凡,已经是一超直入如来境了,依佛家的说法,这即是顿悟。
       不过,顿悟也不是谁都行的,如贾孙两位,都具惊人艺术才华,不吃猪肉,哪能不见猪跑?于艺术浸淫日深,文学之外,书法绘画也时所涉猎,平时见得多,已有所会心,仿佛积淀已深,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哪天,突如其来的机缘凑泊,有那么一个外在诱因,他鬼使神差时,掭墨放笔,哎哟,连他自己都不敢置信,手中笔如得了神助,那个得心应手,他都感觉意外,作品就连他人都惊叹不已了。孙淑彦先生的书画,大率如是。
       那么,这当然是文人字画了。妙在萧闲,我手我心,没有个不可为的绳墨,任我纵横,一切由心。他可以花鸟虫鱼,也可以山水,究竟不在乎一定要去写生,那么近于刻板的临摹,他只取个大概,有那么点意思就是了,他写的是一种心中的境界;也如写诗词文章,借此抒怀,那么,我们读他画,更是读他的人格,读他的内心世界。
       淑彦先生,是传统味极浓的一个人,在这浮皮潦草的当下,还有这么的古典情怀,其实十分难得。可以看出他是在传统文化中安身立命的,时风不管怎么变化,刮东西南北风,他是浑不管的,只写自己心造的那个世界。这本《淑彦书画》,其中不少作品,其实都是如此。垂柳烟云,曳杖老翁;扁舟渺远,山重水复;飞瀑天际,独过小桥;闲心抚桐,坐看落花——离世俗远离心却近,旷远、散淡、萧闲、放逸,大约总是一种理想,或者乌托邦的诗情画意。好不好?别人不去管他,我却甚是欣喜,所谓深获我心,一份契合的感情,使我们产生呼应与共鸣,我们互相欣赏。
       当然还不只是画境,淑彦先生诗书画都好,一幅作品都是这么巧妙结合,诗有画境画有诗情;字呢,或者我有偏爱,自己颇欣赏淑彦先生的书法,他临不临帖,我不知,只知极有妙趣,得汉简神髓,萧散、淡远,书卷气息浓郁。古人说,字如其人,于淑彦先生,的确如此。先生深于学问,他这一生是为学问而生,终是活在书里。最大的乐趣,或者说主业,当然还是读书;书法与绘画,是其馀事。可也不真的是漫不经心的馀事,所谓馀事不过相对而言;或者是其文学人生的一种展延,却也可以这么说的。他是换另外的一种创造的方式,让自己的思想可以在另一个艺术的空间翔飞。十分令人羡慕呵,他比我这样的不会书法、绘画的,更多了一次展示人生的选择。
       孙先生,从他《淑彦书画》里的作品中,我们可以体会到了他的博雅与从容,艺术总须优雅,闲闲的风致,清明也好,古拙也好,在字画以外让我们玩味。有一句题画诗,我颇喜欢,他说:人生难得萧闲境,着我扁舟画中游。大约如是,我读《淑彦书画》,偷得片闲,暂且放下琐事,心向萧闲境,借此也做一回世外之人,呵呵。

 
 

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