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第36期] 卓素铭
[第35期] 谢少光
[第34期] 李冰
[第33期] 刑树安
[第32期] 方皓
[第31期] 许小雄

名家列表

艺术动态

名作鉴赏
白菜
木棉鸟唱--陈
正气图
天行健

艺苑笔谈

现代文人画艺术的巅峰——郭笃士先生小记

来源:揭阳日报社  | 作者:林大卫  | 时间:2011年-11月-13日
□林大卫
  
  大书家康南海常称书法为末艺,精国学、通天象地理、诗词造诣极深的郭笃士先生则视绘画为雕虫小技。然而,当年很偶然在一个画展中读到郭老“雕虫小技”的刘海粟先生竟大为震惊、拍案称绝,而彻夜促膝相谈之下,海粟老人更感郭老学问精深,是才华横溢的典型文人,欣然引为知己。其后二老诗文唱和、书画合璧、信札互通、长年交往,成艺坛佳话。刘海粟先生曾多次题辞称赞郭老,有如下语录评价:“画家以画法作画,书法家以书法作画,词章家以诗法作画。笃士所作,似不能以法度限之。”“笃士时则块然对影,时则谈笑诙奇,观其画法,无亦类此。”“笃士画如其人,古有阳春一曲和皆难之语,举以为赠。”

  郭笃士先生(1905~1990)广东省揭阳市榕城人,昔年毕业于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古文化根基深厚,学识渊博,有《郭笃士书画册》、《草草庐诗稿》、《草草庐诗词钞》及《草草庐诗词百篇校注》等书籍行世,被誉为粤东文化的一座大山。郭老一生穷困潦倒,历经磨难,从1950年代被打为右派,一直到十年“文革”结束之前,他都不停遭受迫害,过着非常艰辛清苦的生活,其中在被下放到揭阳地都公社劳改的那些年月,常常三餐难度、面壁长坐。一个大学问家内心深处的困顿压抑、痛苦凄凉远非常人所能体味。寂寞无聊之际,他有时会找些旧报纸或小纸片画画写写,以为自娱,然后又会把这些不起眼而当初也少有人要的小画作送给前来看望他的学生们,如今这些东西都成了艺术珍品。应该说郭老真正意义上的寄情丹青,就是在那时候开始的。
  1970年代末,郭笃士先生已被准许回城居住,生活条件逐渐有了改观,曾受聘到榕城一个书画社当画师,那时他作画已较为频繁,从潮汕到省城到东南亚一带有不少人士读到了他的画作,影响颇大。1989年冬季至1990年初春,《郭笃士陈初生书画作品联展》分别在广州暨南大学、广州集雅斋、揭阳学宫、汕头画院等地隆重巡回展出,在海内外引起轰动和强烈反响,王朝闻、秦锷生、胡一川等一大批名家对郭老的书画作品推崇备至,称他才气纵横、高古绝俗,是全国第一流的画家,是中国当代文人画艺术的杰出代表和巅峰人物。当展览大获成功的信息从各地传到病榻中的郭笃士先生耳际时,老人家内心充满了喜悦和欣慰,对于一位真正的艺术家来说,最重要和激动人心的决不是金钱地位的获得,而在于自己的艺术能为社会的广泛认识和深刻理解,在于作品能够在整个艺术圈中引起如此强烈的共鸣。直到逝世的前几天,郭老仍然笔不停挥,身后留下了大量的绘画作品。
  郭笃士先生作画内容广泛,山水、人物、花鸟、草虫、珍禽和各种水簇等均呈现笔下。郭老的画风放纵恣肆、简约凝练、意境深邃、信手拈来而天趣横生。他并不太注重形似而重在神韵,将自己深厚的学识修养、人文精神和丰茂才情融汇于画幅之中。郭老是知白守黑的绝妙高手,他的作品往往落墨不多,常在画面留下大片空白,使欣赏者有非常充裕的想像余地和悠游遐思的空间。郭老的题画诗文则又是一种绝响,每即兴而出、直写胸臆,或精悍短小、或率意长题,与画作遥想呼应、两得益彰,韵味无尽,妙不可言。
  在历代的文人画家中,郭笃士先生最推重和钟爱者莫过于八大山人、石涛和尚和徐青藤,他从青年时代对这些画家就特为景仰和崇拜,有一段很长的时间常常阅读和研究他们的作品,这对他后来的绘画创作有着重要影响。我们不难看出他的画作有着前辈大师的笔韵和意蕴,他天才地吸纳了古人的艺术精髓,独树一帜、自成风貌。郭老的画作有着以往传统文人特有的品位和气质,有着超乎寻常的风度和崇高的精神境界,可以说他的文人画代表了一个时代、代表了一种辉煌,是后来者们再也难以达到的现代文人画艺术的巅峰。
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