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第36期] 卓素铭
[第35期] 谢少光
[第34期] 李冰
[第33期] 刑树安
[第32期] 方皓
[第31期] 许小雄

名家列表

艺术动态

名作鉴赏
白菜
木棉鸟唱--陈
正气图
天行健

艺苑笔谈

有感于张子仪的写意花鸟画

作者:翁泽文  | 时间:2010年-04月-22日

有感于张子仪的写意花鸟画

翁泽文/广州艺术博物院研究部主任、副研究馆员

 

古人云:画如其人。一位画家的画风与其秉性密切相关,而秉性又离不开生活环境的塑造。张子仪的家乡惠来县是广东潮汕地区一个充满乡土气息的地方,他生于斯,长于斯,从小接受潮汕民间文化和民间美术的熏陶。及后,他又学习民间炭笔写真画,由此正式步入民间美术之门。可以说,无论其主观愿望如何,民间文化的基因都已经在客观上生成于其血液中。甚至在他后来就读于北京齐白石艺术函授学院,跟随齐白石四子齐良迟转入文人画的学习之后,也依然无法消弭民间文化对他根深蒂固的影响。齐良迟的绘画完全秉承于齐白石,画风与齐白石可谓如出一辙。因此,张子仪之授业于齐良迟,不妨视为齐白石技艺的隔代再传。但是,也许是从师时间过于短暂,也许是隔代再传与亲身相授毕竟有所区别,也许是齐白石这座高峰对张子仪而言实在是可望而不可及,总而言之,张子仪的作品无不笼罩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民间气息,却与齐氏的文人画风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尽管齐氏的文人画也同样植根于民间美术的土壤中。

  虽然张子仪在画风上没有重蹈先辈齐白石的老路,但在艺术思想上却与齐氏一样目光向下,关注的是普通平民百姓的生活,通过画笔创造出一系列为普罗大众所喜闻乐见的视觉图像。这首先体现在创作题材上。张子仪写意花鸟画的题材与工笔花鸟画基本相同,都是以牡丹与潮汕物产为主。牡丹因自古以来就寄寓了中国平民百姓心目中的普遍愿望而成为中国民间美术中最常见的母题。张子仪之所以热衷于画牡丹,固然首先得自于个人的内心体验,同时也与迎合受众普遍的审美需求有关。而那些以潮汕地区的平凡物产为主题的作品,则是他作为一位潮汕画家源于其乡土情结的自觉选择。他为这类作品赋予了潮汕民间生活的生机和意趣,画面呈现出一种热烈而喜庆的气氛,一反传统文人画孤高冷傲的固有品格。

  张子仪的写意花鸟画固非如某些传统文人画般的游戏笔墨,亦非如其早年的炭笔写真画那样单纯以追求对象的真实性为主旨,他所向往的是将发自内心的民间情感、技巧上的纯熟历练以及形式上的应物象形融为一体。他惯于运用鲜丽的色彩、滋润的水墨和流畅笔法,使画面形成一个红艳夺目、青翠欲滴、流光溢彩、绚丽斑斓的世界,既表现出南国大地繁花似锦、枝叶茂盛、四季如春、欣欣向荣的景象,也表达了作者积极向上的思想情感,并由此而体现出一种平易近人的世俗化倾向。其线条简率平直,不但迥异于稚拙天真的齐氏风范,而且也有别于一波三折的传统书法意味。其构图平实匀称,不追求奇特的布局形式。在他不少接近全景式构图的画面中,背景以嫩绿、湖蓝一类色相微冷而纯度及明度偏高的色调进行渲染,交代背景草地所占据的位置,营造空间氛围,或者仅仅用以烘托主体,丰富画面效果,使背景倾向于某种统一的色调,这一点也与留白不加渲染的齐氏画法不同。其作品既反映了他对民间风格的理解与感悟,也体现了他对乡土生活的感受与表述,以及他对生活所持有的乐观态度,并由此引发观者与作者一道共同体验这种朴实的情感。

  张子仪才刚过不惑之年,他的路还有很长。如果他的后半生也能像齐白石那样,脱胎换骨,破茧而出,那么必将前途无量。

 

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