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访谈
[第36期] 卓素铭
[第35期] 谢少光
[第34期] 李冰
[第33期] 刑树安
[第32期] 方皓
[第31期] 许小雄

名家列表

艺术动态

名作鉴赏
白菜
木棉鸟唱--陈
正气图
天行健

艺苑笔谈

丹青有缘人不老

作者:吴泽华  | 时间:2010年-04月-22日

丹青有缘人不老

 

吴泽华

 

最近,获悉老画家林逸从桂林,北京等地写生归来,为了解他对这次旅程的感受和收获,我特地骑车到揭西凤江阳东村采访他。我问他这次桂林之行有何收获,他高兴地说:“收获是讲不完的。首先得感谢老校长刘海粟和谢海燕先生的启发及地区文联的支持。‘四人帮’时期,我受到沉重打击,对绘画事业失去信心。后阶段又因少走出去,缺乏生活,题材局限。看了陈望、刘昌潮、王兰若等的杰作,满纸烟云,自异时流。更有他们那种有振兴中华、发展祖国美术事业而不辞劳苦,老骥伏枷的精神激励着我,使我更坚定了桂林行的决心…

 

林逸介绍他在今年四月下旬启程,经过五个月时间,到过桂林、柳州、南宁、北京等地。畅游名胜古迹,足遍大江南北,沿途所见景色,美不胜收,他心如潮涌、透过那枝纯熟老炼的画笔,缩得美景八卷来。“你已七十高龄,跋涉这许多地方,撑得住吗?”经我一问,他有点不服气地说:“你说我老?不!老校长刘海粟八十多岁,精神矍烁,思想前进,九次登上黄山,健稳如履平地,比起他来,我还年轻多哩!”我不禁赞道:“好一个不服老的人,佩服!佩服!不过你单独出门,方便吗?”他若有所思地沉默一下,燃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然后深有感受地说:“粉碎‘四人帮’以后,山河秀,人心美,祖国啊!处处有亲人…

 

他告诉我,在桂林浏览写生时,出现着对老艺人尊重关怀的情景。旅社服务员对他问寒问暖,车厢里旅客自动让位,导游者扶他上山下坡… 到处绽开着花朵般的花容。有一次,他在叠彩山写生,恰遇筛雨丝丝,他沉浸在笔墨之中,忘了雨越下越密。当他绘完了一幅泼墨画以后,猛抬头,发觉有一位年轻的姑娘撑着雨伞遮住他的身体,使他不受淋湿、安心作画。而站在伞外的姑娘却淋得一身湿漉漉的。林逸感激之下,访问她的名字,那姑娘却闪闪眼睛、眨眨眉睫、粲然一笑说:“我叫中学生… ”。当他到长城写生时,看到长城壮丽的景象,对景怀古,尽纸泼墨,一口气写下了十多帧长城缩影。等他下长城时,旅游车己开往十三陵了。在这人地生疏,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他焦急得团团转。恰好一辆小汽车从他身边开过,司机看他那股焦急劲,立刻刹住车,询问他有何难处,林逸把误车的事一说,司机笑着说:“老人家别耽心,我送你到十三陵,定能赶上旅游车…

 

听着这真实的事例,我仿佛面前出现了无数挂着礼貌的笑脸,文明的行为,这不正是时代的光彩,美的旋律,共产主义的光辉吗?林逸在桂林住了二个多月,对桂林山山水水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他对我说:“桂林不仅是个游览胜地,又是一座文化悠久的名城。历代文人墨客,画家学者,纷纷沓至,接踵而来。无论是唐代的柳宗元、李商隐,宋代的米莆、黄庭坚,明清的解缙、阮元… 终因山水有情,群贤毕至。现代的艺术家,面向生活,到过这里更是络绎不绝。他们或撰文、或赋诗,或绘画,或刻石… ”说到高兴处,林逸从画橱里拿出一大卷桂林写生画,解开后,一张一张贴到墙上,每张都记了详细介绍,在这一百多帧桂林山水写生画中,可以说是妙笔传神。运墨不枯不滥,浑厚遒劲,超逸洒脱,气韵生动,标题醒目。其中那幅《伏波山》 ,画面秀色可餐,岩涧玲珑通透,珠光幻影,颇有传奇色彩。那幅《象山水月》 画面绘有一奇山峦,貌似一匹巨象,伫立江边,伸长鼻子,饱饮江水,形象巧俏逼真。象鼻山下水月洞,清流辉映,如满月涌,画面上题有“水底有明月,水上明月浮,水流月不去,月去水还流”的妙句。赏画谈诗,使人陶醉。那幅《独秀峰》 画面中心一峰平地拔起,高接云天,一弯月牙池水,萦绕山麓,浓墨重彩,使独秀峰表现得更雄伟,宛若身披紫袍金带的巨人。

画幅中还有《榕湖春色》 、《白沙渔火》、《灵渠古桥》 、《漓江烟雨》 取法奇妙,入神入化。真是:万点奇峰百幅画,剪得秀色入卷来。这时,小小客厅,仿佛成了山水画的海洋,我似觉被诗画化了,变成一块小石,一滴清泉,被嵌入千状万态的高山流水之中。

 

山高水长”这是名人在《林逸画集》上的题句,这是对画家艺术成就的赞誉,这是锦绣河山的真面目,这是祖国壮丽前途的展望… 伟大的祖国啊!你曾有光辉的过去,定有灿烂的未来。(节录)

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